找回密码
 林奕全

2024031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3-13 21: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晚下班后,跟兼职妹吃宵夜去了。

期间呢?

一高兴,我就喝了一瓶啤酒。

今天下午去医院做治疗的时候呢?

医生特别叮嘱我,让我不要喝酒不要喝酒。

而我呢?

就是忍不住。

看来,喝酒这个毛病,还是要克制一下才行。

至于戒酒?

估计是戒不了了。

只好呢?

选择克制吧!

接下来,说说今天的情况。

今天早上呢?

因为昨晚喝了酒,所以,起床就起得特别早。

早餐呢?

我并没有选择吃肠粉或者是汤面或者是包子。

而是呢?

去超市里面买面包吃。

包括花生米呢?

也没有了。

正好呢?

一起买了。

金额呢?

花了我三十元。

可见,不便宜。

另外呢?

我发现我喝上茶之后,这个喝水问题,根本就停不住。

喝完一杯呢?

又来一杯。

包括花生米呢?

都不管饱。

好在呢?

买了面包。

肚子一饿呢?

我就吃面包。

至于工作?

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先是添加大家的微信。

添加完毕之后呢?

我就主动找大家聊天。

前面几天呢?

我都没有主动去找大家聊天。

今天呢?

我认为有这个必要了。

我第一个找的人呢?

是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

我说,老板,你现在情况怎么样?

他说,总的来说,还可以,还是比较忙的。

我说,接单价格这一块呢?

他说,客户对价格还是很敏感的。大部分客户,都在缩减预算。

我说,工厂价格涨了没?

他说,工厂价格没涨,和去年差不多。

我说,今年到现在,有没有为找展览工厂这个问题而发愁?

他说,本地倒是没有,上海那边找展览工厂的话,还是有些难度的。

我说,有没有展览工厂老板主动找你要单呢?

他说,有。不过,这种情况不是很多。

我说,找你要单的展览工厂,他们做单的情况如何?是好的多?还是一般的多?

他说,与我合作的展览工厂,他们做的都是可以的。他们找我要单,也是想着,看看能不能在同期的展会里面,再接一单或者是两单的。

我说,广交会接单了没?

他说,接了几个,都是老客户来的。

我说,发单给工厂,现在是什么行情了?

他说,一期均价在九千到一万一个位,二期一万二左右一个位,三期要比一期便宜一点。

我说,这个价格看起来,也不便宜呀!

他说,目前行情就是这样子。接下来是什么走势?我也说不好。

我说,也是。

我第二个找的呢?

是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娘。

我说,老板娘,你目前情况怎么样?

她说,一般般吧!

我说,短视频这一块,效果可好?

她说,也是一般般。

我说,有没有投放广告了?就是每发一条短视频,你都投放一下广告。

她说,这个倒是有。不过,金额不多,基本上,也就是投100-200元一条的样子。

我说,互动这一块呢?或者说,客户主动给你发私信这一块呢?

她说,数据都很差。猜测是,跟我发的内容有关。我目前发的内容,大部分都是有广告嫌疑的。

我说,懂了。感谢分享哈!

她说,不用客气。

我第三个找的,是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

我说,老板,开年到现在,做了多少业绩了?

他说,接近一百万了。

我说,厉害呀!

他说,厉害谈不上,也就是本地的展会,我们做了,才有些优势。外地的展会,我们的优势并不大。

我说,今年做展会指定特装搭建商这一块,数量多不多?

他说,不多,也就做了一个展会的指定特装搭建商而已。

我说,你认为做展会的指定特装搭建商,对接单的帮助大不大?

他说,不大。

我说,既然不大,你为什么还要选择去做指定特装搭建商呢?

他说,主要是被逼的。如果不做他们展会的指定特装搭建商,我们都报不了图纸。

我说,押金这一块,开年到现在,已经交了多少出去了?

他说,三十多万吧!

我说,你们现在有几个人?

他说,十个人。

我说,按照你们这个体量以及业绩,你们是赚大发了。

他说,说来也怪,我总感觉账户一直都是空着的。

我说,不会吧?

他说,主要,就是展台押金需要费用较大。其它的?倒还好。

我说,也是。就是不知道,今年有没有搞什么投资之类的?

他说,有的。今年租了一个库房,专门做桁架展台。

我说,也不错。

他说,没办法,本地展会我做得多。而且桁架结构的展台,我做得也多。因此,才投资了一家桁架展览工厂而已。

我说,有眼光。

他说,有我们这边的桁架单子,记得推荐给我哈!

我说,可以的。

我第四个找的,是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娘。

说是老板娘也不对。

毕竟,她老公是铁饭碗,没有跟她做展览。

展览这个板块呢?

她一直都是做老客户。

如果老客户介绍了新客户呢?

也就顺带着做一点。

可以说,没有主动去开发过新客户。

我说,老板娘,你最近在忙什么展会呀?

她说,最近在某家具展。

我说,接了几个?

她说,也就是做了几个小单而已。

我说,方便调查一下参展商的预算是高了,还是下调了?

她说,有涨有跌。

我说,展览工厂的报价呢?

她说,我今年换了供应商了。目前换的这家,比之前合作开的展览工厂还要便宜。搞得我,都怀疑以前的工厂老板把我当熟客来宰了。

我说,方便举一个例子?

她说,我有一个180平方米的展台,现在发给新工厂制作,价格比之前合作开的展览工厂要便宜5万。

我说,5万差价,这个也太离谱了吧?

她说,是啊!要不,我也不会说之前的工厂老板把我当熟客来宰了。

我说,通过这件事情,你的感触是?

她说,我的感触就是,你不说比别人贵5万,你贵个2万,我还可以理解。但,你这个贵5万,实在是贵太多了。日后想让我再跟你合作,是真的太难了。

我说,对于新工厂,你的想法是?

她说,心里话,缺少磨合,还需要观察观察。

我说,你现在,是在广州还是在老家?

她说,我这两年在老家。生二胎之后,就没来过展会的现场。今年,我还是头一次来。说真的,我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有进过展馆了。

我说,怀念在展馆的日子不?

她说,还是挺怀念的。再就是,这次能来布展,我都觉得,很兴奋。兴奋的原因?就是觉得我终于可以跟社会接轨了。之前,我天天都是在家里面带娃,整个人,都快得抑郁症了。

我说,对于今年的行情,你是看好还是?

她说,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太大了,我现在的情况,还是只想着先做做老客户。

我说,老客户愿意跟着你,你认为最大的原因是什么?

她说,信任和觉得我靠谱吧!

我说,设计这一块,你是怎么解决的呢?

她说,找之前合作开的同事做设计。

我说,有什么话想对老客户说么?

她说,有啊!我这两年还能在展览这个行业里面混,说白了,就是多亏这些老客户的支持。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我早就离开这个行业了。

我说,在家期间,没有搞其它副业?

她说,一拖二,天天都要带娃,哪里还有时间去搞什么副业哦!

我说,不容易啊!就是不知道,客户对你的情况是否有所了解呢?

她说,他们对我的情况还是很了解的。我现在的小孩,小的才一岁。有时候在跟客户打电话沟通的时候,孩子都在哭。客户呢?也表示理解。说白了,他们只要我把展台的最终效果给做出来就行。别的,他们也不在乎了。

我说,你老公平时不帮你么?

她说,我老公是铁饭碗。他的工作,是比较忙的。家里,他是顾不上的。不过,钱这一块,他每年都有给我小20万。说真的,还是没有自己赚钱自己花来得爽。

我说,这个肯定是的。

她说,自己能够赚钱,也能独立一些。

我说,平时跟展览同行有联系不?

她说,没有。今年能够跟你聊天,也是我来广州跟单了。要不啊?还真的是没空呢!

我说,喜欢广州么?

她说,谈不上。我结婚已经十年了。头两年,还是在广州。后面去湖北生活了五年,再后面,就是在株洲生活了三年。现在,算是在株洲定居了。从株洲过来广州,也近。有事出差的话,老人过来帮忙带带孩子,也是很方便的。

我说,你说你结婚十年了,让我想起当年去公司拍照的时候,你还没结婚。没想到,一眨眼,十年时光就过去了。而且这十年来,你还坚持做展览,不容易呀!

她说,是啊!其实,我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家庭。再就是,这十年来,我做的客户,还是以老客户为主。再就是,老客户介绍新客户。只能感慨说,我还坚持做着展览吧!

我说,给你点赞。

她说,没有手艺,没有技能,没有别的出路,做展览,一年还能赚个几万、十几万,我也满足了。

我说,比上班强多了。

她说,我也是这样子想的。毕竟,上班还得天天风里来雨里去。最关键,就是顾不上家。

我说,是啊!

我第五个找的,是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

我说,老板,广交会目前接单情况如何了?

他说,我们公司基本上是不做广交会的。

我说,开年到现在,情况可好?

他说,感觉比往年内卷严重,反而赶不上去年。

我说,签单情况呢?

他说,不是太理想,价格因素占了客户大部分决定因素了。

我说,是不是没有找到更具性价比的展览工厂而导致的?

他说,是的。现在是在反推,确实是需要性价比高的展览工厂。

我说,今年开年到现在,有没有尝试去找新的展览工厂来合作了呢?

他说,有的。找新的展览工厂来合作,发单成本这一块,相对低一点。

我说,新工厂,磨合期很重要。目前与他们合作的过程当中,有没有哪些问题发生呢?

他说,目前还好。虽然说新工厂会有磨合期问题,但是,他们老板相对而言做事会更加上心一些。然后,他们跟我们对接单子的时候,也相对会更紧一点。

我说,也不错。

他说,是啊!

我第六个找的,是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

我说,老板,最近在忙什么?

他说,不忙。

我说,客户拓展,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他说,一般般。总的感觉,比去年还少了一些客户。

我说,不会吧?

他说,是啊!对了最近发生一件事情,想跟你探讨一下。

我说,可以。

他说,某某主场公司,你认识不?

我说,跟他们不熟。怎么了?

他说,前段时间,我们做了一张单子。材质用的,是太空架。整个跨度,是11米。当时报图的时候,主场就要求我们增加柱子,我们同意了。现场搭建的时候,工厂老板说,太空架可以做12米的跨度。现在才11米,没有必要加柱子。

我说,然后呢?

他说,这里,就被主场扣款了。还有一个扣款,就是我们整个展台是三面开口,背景板的位置,参展商硬是让我们去做了更换。参展商负责人还说,出了问题,他们来负责。现在问题是,主场扣款通知书下来了。我们的押金,也就是一万五千块钱,全部被扣完了。

我说,布展的时候,主场给你们下发过整改通知书么?

他说,下发过。问题是,布展最后一天了,我们也来不及整改呀!何况,参展商负责人还说,会帮我们去找主办做协调。没想到,现在协调出来的,既然是这个结果。

我说,没有补救的空间了?

他说,现在情况就是,主场把我们押金全部扣完了。关于责任这一块,我正在跟工厂和参展商那边做协商呢!

我说,这张单子,利润有多少钱?

他说,不够五千元。

我说,亏损有点大。

他说,是啊!搞得我,都没有心情再去做展览了。最近几天,也没有心情去开发客户了。

我说,重点,还是要多跟他们沟通沟通,看看能不能把损失缩减一下。

他说,嗯。

我第七个找的,也是一家展览公司的老板。

对于他呢?

我是很久没有跟他联系了。

今天一聊呢?

还是挺有意思的。

我说,老板,你最近情况可好?

他说,我们还行,客户都比较稳定,整体还算可以。

我说,今年指定特装搭建商这一块,效果可好?

他说,其实,我们就是为了报馆的时候,可以少交一点费用,也都是老客户。如果只是指望指定特装搭建商,可以多开发几个客户,这是不现实的。说白了,这些东西,都是主办方的套路来的。

我说,目前你们公司有几个人?

他说,五个人。疫情过后,我也想开了。不想那么累,有,就多做。没有,就休息。做一些好的客户,利润高一点的客户。把他们都维护好,也就行了。

我说,去年做了多少业绩?今年目标定多少?

他说,去年做了七百多万,今年持平就行。

我说,也不错。人少,这个业绩,可以了。

他说,目前,我们就两个小设计,我自己,也不想做太大的单子。暂时,就先这样子。明年,再考虑把公司做大。现在,不能太盲目。今年给我的感觉,就是大家都在卷价格。有不少同行展览公司,为了抢单,都是打价格战。而且这个价格,低得太离谱了。

我说,稳字当头,是对的。

他说,客户想省钱,品质要求并不低。加上展览工厂成本又上涨,展会又密集,搭建时间越来越短,展馆费用又越来越高。包括各种杂费也是越来越多,真的是会影响到展会的未来发展前景。

我说,你说的这些,确实是现状问题。只是目前,还没法去做改变和调整。

他说,是啊!要不,我也不会求稳了。

我第八个找的,照样是一家展览公司的老板。

前段时间呢?

我注意到,他天天都是在国外不同的国家去跑。

因此,我今天就找他聊了聊。

我说,老板,今年跑了几个国家下来,有什么感触没?

他说,感触就是累,吃不好,睡不好。

我说,钱,是不是比国内好赚?

他说,把握好还行。把握不好,亏钱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说,你现在,是喜欢做国外展的单子呢?还是喜欢做国内展的单子呢?

他说,也没有说喜欢还是不喜欢。我只知道,客户好对接,自己公司有利润赚就行。

我说,也是。

我第九个找的,是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娘。

说是老板娘呢?

人家还没结婚。

说真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她。

只能说,她是女强人一个。

我说,老板,这段时间忙不?

她说,忙。今年开年到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比去年还要忙。

我说,利润和业绩呢?

她说,国内的利润跟去年差不多,国外利润比去年下降了10%的样子。

我说,工厂价格呢?

她说,工厂价格这一块,目前就上海工厂的价格居高不下。

我说,招人了没?

她说,招了。目前,我们是三个设计三个业务。

我说,目前设计最低工资要多少钱一个月了?

她说,两年工作经验的,最低七千起步了。

我说,看来,用工成本确实是高了不少。

她说,是的。去年,我们公司的设计师,最高的,年薪达到十四万,涵盖了底薪加提成加奖金。

我说,今年你预计可以去到多少?

她说,按照目前的形势,估计得去到十六万加。

我说,今年的业绩目标定了多少?

她说,一千万吧!

我说,去年做了多少?

她说,去年做了七百多万,去年我们是五个人,今年是六个人。

我说,发财了。

她说,没有,我们都是靠走量,利润不高的。

我说,你是不是怕我找你要红包呀?

她说,不是。主要是,今年的行情不是很好,参展商都出不起费用。

我说,也是。

我第十个找的,照样是一家展览公司的老板。

对于他呢?

我之前了解到的情况就是,他公司就三个人。

年业绩呢?

虽然不高,但是,利润还可以。

今年开年到现在,情况如何呢?

这不,我就主动找他聊天。

我说,老板,广交会接单了没?

他说,还没。

我说,最近忙不?

他说,不忙,没事做。

我说,不会吧?

他说,是的。

我说,怎么搞?

他说,慢慢熬呗!

我说,招人了没?

他说,招了1个人。

我说,对于今年的行情,看好不?

他说,不看好呢!

我说,有没有主动走出去跟大家交流交流呢?

他说,主动没用呢!关键是,很多老客户,他们都不来参加展会了。

我说,这,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办法了。

他说,是啊!

我第十一个找的,是某某展览工厂的老板。

我说,厂长,你现在情况怎么样?

他说,这几天,我都在忙糖酒会。目前还行,个人认为,今年展览行业,行情不是很乐观。

我说,赚钱了没?

他说,有一点。但,不是很多,反正没有去年的利润高。

我说,是不是得给我发一个红包,让我今晚吃顿好的宵夜呀?

他说,这个可以有。

然后,他就给我发了一个红包。

打开一看呢?

是66元。

我说,今年招投标这一块,还做不?

他说,不做了。

我说,为什么不做了?

他说,竞争太激烈了。

我说,那,怎么办?

他说,目前,也不知道怎么办,暂时先维持现状吧!

我说,也是。

我第十二个找的,是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

通过朋友圈呢?

我注意到,他已经换办公室了。

事实上呢?

确实是。

通过聊天呢?

我才知道他找的是那家展览工厂给他们做单的。

据我了解呢?

这家展览工厂,他们做单质量和服务一般。

就是价格呢?

实在是便宜。

另外呢?

这家展览工厂的老板,他这些年来,确实是不少赚。短短几年时间,又是买豪车,又是盖别墅。总之就是,朋友圈里面各种各样的炫富。

今天通过跟这家展览公司的老板一聊天呢?

我才知道,最大的客户,就是他们。

既然是这样子,我就想着,问问老板最近有没有什么想法。

他说,我这边,也没有什么想法。倒是你这边,可以走走这么一条路。

我说,什么路?

他说,去年一年时间,我当当购买会刊这一块,就花了近五十万。你不敢想象吧?

我说,确实是不敢想象。

他说,我们最近,确实是换办公室了。目前办公室面积,也有五百多平。设计师,也招了一批。说真的,我都觉得现在还是缺人,还想着,还要多招人才行。

我说,压力大不?

他说,大。但,不大,怎么会有动力呢?

我说,也是。就是不知道,最近有没有空?

他说,下周一我有空。到时候,欢迎你过来我这里坐一坐。

我说,可以的。

就这样子,暂时的行程安排,我先定下周一。

其它事情呢?

我今天就没有做安排了。

以上呢?

就是我今天找大家做调查的数据。

部分数据呢?

因为涉及到机密,所以,这里我就不做分享了。

你呢?

就先看看这么多吧!

电子营业执照|粤公网安备44010502002747号|粤ICP备2024183481号|广州林奕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GMT+8, 2024-4-14 23:20 , Processed in 0.531358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