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林奕全

2023111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10 09: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的工作状态,和昨天一样。

早上吃完早餐呢?

我就直接去展馆去了。

到了下午闭馆之后呢?

我才回到公司里面来。

不过,今天确实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倒是柜台的业务呢?

还是有一些。

就这样子,今天最忙碌的事情,我算是以柜台的业务为主。

不过呢?

今天在柜台外面转圈圈的时候,倒是遇到了几位熟人。其中,有两个是展览工厂的老板。另外一个,是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

通过跟他们聊天呢?

我才知道,原来有些东西,还是可以这么玩的。

再就是,某某展览工厂的老板告诉给我这么一个情况。

他说,昨天晚上十一点多,我们做的展台里面出了一点小事故。

我说,怎么了?

他说,展位里面的太空架,有一根出了问题。后面经过抢收,终于在早上五点多的时候才搞定。

我说,当时遇到这种问题之后,内心怕不怕?

他说,还是挺怕的。

我说,问题,目前有没有调查清楚了?

他说,调查清楚了。是供应商的架子不是标准的架子,准确地说,是他们给我们使用的架子,在质量这一块本身就存在着问题。

我说,既然查找出问题的原因了,那么,加班费这一块,算谁的呢?

他说,当然得算供应商的啦!

我说,供应商有没有说什么?

他说,目前是什么都没有说。

我说,原来如此。

后面呢?

厂长也是实在是太累了。

见此,我就直接把我们办公室的钥匙给他。

让他呢?

有空的时候,可以直接去我们办公室里面休息。

厂长呢?

同意了。

其实,厂长也说了。

他说,本来,我是不用来现场的。但,客户要求了,没办法,只好过来了。

对此呢?

我也表示理解的。

接下来,说说某某展览工厂老板给我们算的一笔账。

他说,这一次做的某某展台,我们最少最少要亏一千多元。

我说,不应该呀!

展览公司的老板看到后,也觉得不应该。

后面呢?

厂长就给我们算了一笔账。

他说,桌椅租赁花了910元,布展5个人的工资花了1500元,布展期间路费加吃饭加打车花了500元,拆展费用是1200元,拆展期间路费加吃饭要花掉400元,往返物料运输费用是500元,喷绘费用是600元,电线电料包括桁架算免费。

心里话,看到这个报价,厂长说亏了一千元左右,我信了。

理由是?

签单的价格才4500元。

当然,厂长跟我们做这个分享,也不是说要求客户把钱给补回来。

更多的目的呢?

也是希望我们了解到这里面的费用都用到哪里去了。

这不,看到这个结果,我立马就跟他说。

我说,下一次有机会的话,我再给你对接一个利润高一点的项目。

而展览公司老板这边呢?

他也说了。

他说,下一次,再给你发一个利润高一点的单子。这一次,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毕竟,这是一个老客户了。价格这一块,真的是做不上去了。

厂长呢?

他是这么回复我们的。

他说,单子,我们既然接了。不管最终是赔了还是赚了,我们都是要核算成本的。

展览公司的老板看到后,他是这么回复的。

他说,是的,你说的没错。

接下来,说说董事长的想法哈!

晚上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董事长跟我分享了这么一件事情。

他说,从明年开始,我们可以把会刊、名片、展会现场照片、租赁,等等业务给做起来。

具体是怎么操作呢?

如,会刊这一块,我们直接跟主办方购买。然后,直接拆开,直接扫描成为电子版。包括名片,也是这么操作。后面,再配对上对于的展位现场照片。

我觉得这么操作呢?

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更多的时候,这么操作,也会让客户离不开我们。当然,我们也不是靠这个来赚钱。更多的时候,我们是通过这个来做引流的。

就如租赁一样。

之前呢?

我们做的生意是现金生意。

今晚董事长给我提了这么一个建议。

他说,到时候,我们可以给大家赊账。当金额到达一定数目之后,就给他们发单抵账。

我听完之后,也认为董事长这个想法不错。

如果我们真的是选择这么干呢?

那,我们还真的是可以拓展出更多的合作伙伴出来。

弄不好呢?

也会挤垮很多人的生意。

当然,很多做租赁的朋友,据我了解,他们能够垄断一些客户,让很多客户成为长期的客户,说白了,他们也是靠赊账。

只是呢?

他们的业务比较单一。

如果客户不给钱呢?

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去做处理。

而我们呢?

就没有这个麻烦。

前期的时候,我们会对大家进行小金额的考核。

后期呢?

会根据回款,以及对方做单的情况,来给他们匹配额度以及对接单子。

我认为,这个才是我们能做,或者说是可以做的事情。

至于到了后面,应该怎么去完善这件事情?

我想,到了年会的时候,再好好跟大家做一下交流和探讨。

忘记说了,今天在展馆,我注意到,朋友圈里面,无论是展览公司的老板,还是展览工厂的老板。

他们有很多人呢?

都喜欢发虚假的案例。

如,这个案例,本身就不是他们自己做的。

结果呢?

朋友圈他们就是发了。

你说,不知道的人,是不是就会以为是他们接单了?

我想,大家会认为是他们做的。

而我为什么知道他们造假了呢?

主要原因,就是这个单子究竟是哪家展览公司接的以及是哪家展览工厂制作搭建的,我都是一清二楚的。

另外就是,做得好的展览工厂,为什么他们的大客户就是多?

说白了,与他们会做人也是有关系的。

就如某某展览工厂老板向我揭秘一样。

他说,我做单子,跟别人做单是有区别的。我在进馆之前,一般情况下,都是先给项目执行人员发一个大红包。到了后期进馆了,基本上,现场不但没事,他们还会变着法子让我们省钱。

听他这么一讲,我就知道,是我浅陋了,是我孤陋寡闻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早一点就懂得这些做人做事的道理呢?

你说,我会是今天这种结局么?

肯定不是嘛!

就如今天一样。

因为跟大家聊天的时间比较少,所以,话题也就比较少。

关于日记字数这一块呢?

思来想去,我就不做要求了。基本上,能写多少,就写多少。再也不用像之前一样,每天要求六千字以上了。

我认为,这是对自我的一种放松。

更多呢?

也算是对自我的一种妥协吧!

接下来,说两件大事吧!

第一件大事,是早上七点多,就收到长老给我的留言。

他说,这个证书,我不能白拿。到时候,给他们开一次讲座,也是可以做安排的。

说完,他就把证书的照片发给我了。

关于这个证书呢?

是我让主任直接颁发给他的。

目的呢?

也是为了感谢这一路走来,他对我们在校企合作方面的大力支持。

当然,长老也很会做人,收到证书了,立马就给我做了反馈。

这里呢?

我要给长老点一个大大的赞才行。

第二件大事,就是某某展览公司老板找我打听某地展览工厂资源的事情。

他说,林总,有空了,你帮我留意一下,看看月底的某某展会,有没有展览工厂过去做单。

我说,你们接的展台,面积这一块是多大呢?

他说,有两百多平。

我说,确定了?还是只是想询价?

他说,还没确定。不过,也谈的差不多了。

我说,给工厂的预算,有没有超过十万?

他说,肯定有的。

我说,如果是这样子,你先不要着急。到时候,等你们落实了,你再来联系我。届时,我再帮你对接展览工厂,你看,可以吗?

他说,也可以。

我说,按照这个面积,以及这个预算,可能不同的展览工厂,他们在报价这一块,预算会超过一万元。

他说,会有的。也是因为要考虑到这个问题,所以,我才想到你,而不是选择去群里面找展览工厂。

我说,你的情况,我大概了解了。对于这个展会,据我了解,倒是有几家展览工厂他们经常过去做单。届时,我再对接他们给你吧!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先跟客户落实先。

他说,好的。到时候,我们再联系。

我说,对了,上一次帮你发的单子,工厂这边最终的做单情况可好?

他说,很不错。要不,这一次,我也不会来找你了。

我说,懂了。感谢反馈哈!

他说,不客气。到时候,我们再联系哈!到时候,再麻烦你帮我做一下对接。

我说,没有问题的。

聊完两件大事,也聊一聊今天在柜台遇到的事情吧!

下午的时候,有一个外国人来我们柜台,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想来打印资料的。

结果呢?

并不是。

因为他说的是英语,所以,我们也没听懂。

后面呢?

他就借助翻译软件,我才知道他是想链接我们的网络。

问题是,我们柜台没有网络可以共享给大家使用。

他呢?

就让我给他开热点。

而且语气呢?

很硬的那种。

好像是,你必须要帮我这个忙才行。

心里话,一开始,我以为他是想通过热点给我们发资料来的。

后面呢?

才发现并不是。

看他又是刷视频又是回复信息,我猜测,他应该是急着要网络跟人家聊天。

思来想去之后,我也就不跟他计较了。

好在呢?

他用了一会,就离开了。

如果他是在现场直接下载文件之类的呢?

说真的,我还真的是不见得会乐意给他分享我的热点的。毕竟,我的流量也要钱。而且我目前所使用的流量套餐,真心是不够用。

当然,如果他是要关照我们的生意呢?

这个就另说了。

就如很多客人来到我们的柜台,说是没有网络了,要网络付款,或者是扫码租赁一下充电宝之类的,类似这种,我是很乐意分享我的热点给他们使用的。

反之呢?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个忙,我还真的是帮不上了。

说完热点问题,接下来,说说主持稿这个事情。

在柜台的时候,我注意到,有很多主持人临时过来我们柜台打印主持稿。

他们用的专业术语呢?

就是手举牌。

如果你不了解情况呢?

还以为他们要做KT板。

实则呢?

不是的。

他们也就是把稿件直接打印出来。

然后,用手来挡住。

最好呢?

就是看不到任何纸张。

也就是说,纸张的大小,全部控制在巴掌之内。

对于这种事情呢?

我的做法,都是直接让他们直接设置文字大小和格式。

我呢?

就负责给他们打印。

打印出来之后,该怎么裁切?

这种事情,我就不干了。

然后呢?

让他们自己干。

他们呢?

基本上,也都是同意的。

准确地说,至今为主,我还没有看到有人不同意。

只是呢?

有些人,他做这个东西的时候,会很用心。

有些人呢?

他就没有一点耐心。

直接呢?

就是乱来。

或许,这些东西,与他们的客户群体以及会议的重要程度也是有关系的吧!

再就是,在现场的时候,我注意到,有很多女设计师还是蛮厉害的。

在做东西之前呢?

她们真的是自己设计自己裁切。

搞得我呢?

都有点怀疑她们是不是在公司里面的时候,就经常干这个。

要不,她们怎么可能比我专业呢?

完全没有道理嘛!

就拿刻字来说吧!

在现场的时候,有很多客人对即时贴刻字这一块是有需求的。

而我们的柜台呢?

目前是没有刻字机的。

也就是说,他们对这个业务有需求的时候,我都是建议他们做不干胶。

他们看到情况之后,大部分,也是选择做了妥协。

至于这些不干胶,他们拿回去之后,能不能用?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不干胶业务,在现场的时候,我是推销了不少。

接下来,说说视频部的同事给我做的反馈哈!

昨天,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不是找我,想做短视频嘛!

记录这一块呢?

他想在布展的两天时间里面,全部都记录下来。

然后呢?

做成短视频。

后面,我不是让富婆跟他做了对接嘛!

一开始呢?

群里面,我没有看到他有什么反馈,本以为,他没有跟富婆细聊。

今天呢?

富婆告诉我,说是他们有私聊了。

后面呢?

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要求多拍一天,也就是开展的第一天也要过去拍摄。

价格这一块呢?

富婆给他的报价是2800元。

他呢?

就说给客户报一下。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心里话,富婆报的这个价格,一点都不高。

至于对方是怎么考虑的?

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一开始,是他想花钱搞的。

现在呢?

他说给客户报一下。

猜测是,超出预算了吧!

当然,这个项目,是月底的项目。

现在着急下结论呢?

还算尚早。

因此,我就让富婆不要着急。

忘记说了,今天在聊天的时候,富婆跟我透露了一下,说是她要离职了。

至于她的领导批不批准?

或者说,会是什么时候批准?

她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当然,她告诉给我这件事情,目的也是想着,下一次如果有项目了,不用对接给她了。

她呢?

现在也在纠结这个客户怎么转移给公司。

毕竟,她现在用的微信号,是属于个人的。

而她自己呢?

也有副业要做。

对于此,我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我的业务并不多。说白了,就是我没有铁杆客户。

更多呢?

都是散客居多。

说到这,让我想起租赁这件事情。

本来呢?

我是想把厂长的展柜直接买完的。

董事长的意思呢?

说是我们的客户群体并没有这么多。

如果把厂长的柜子全部采购回来,又得找库房来存放不说。最关键,就是我们根本没有客户可以消化得了这么多展柜。因此,这个事情,就不做考虑了。

而我想让同事去卖这批柜子呢?

同事则表示不好卖。

理由是,不知道客户群体在哪里。

然后呢?

去现场录制展柜的视频以及拍摄照片之事,他做是做了,但,都是应付了事。

通过这件事情,我就知道,想卖这批展柜,还是有难度的。

如果我是让熟人去采购呢?

可能有些朋友会碍于情面,会采购几个。

但,数量有100个,我得找多少人才能全部卖完?

再就是,展会结束了,这批展柜,就得立马出手。

如果不出手呢?

厂长又得拉回去自己的库房。

这样一来,厂长也觉得不划算。总之就是,算来算去,都是一件烫手的山芋。看来,是我过于乐观了。

接下来,说说某某展览公司老板给我反馈的事情。

他说,林总,最近,我发现我们公司有一个设计师天天都在办公室里面睡觉。说真的,我都不知道是让他走比较好,还是放任自流会比较好。

我说,他是没钱租房子么?

他说,也不像。毕竟,他的衣服和洗漱用品之类,并没有放在公司。

我说,他留在公司里面睡觉,有没有影响第二天的工作?

他说,这一块,倒是没有。不过,我总觉得,他留在公司里面睡觉,晚上睡不着,起来打游戏,如果出现意外,如,猝死什么的,我的问题就大了。

我说,你有没有主动找他聊过这个问题?

他说,就是因为没有,所以,我才来请教你的。

我说,如果是我,我的选择就是,先找他聊一聊,看看是不是因为没钱。所以,租不起房子。如果是这种情况,我觉得,你有义务帮他这个忙,以及帮助他来解决这个问题。

他说,行!我听你的。明天上班了,我就找他聊一聊。

我说,这就对了。

他说,还有一个问题,我也想找你给我做一下分析。

我说,什么问题?

他说,我对你们老家的人,还是有偏见的。特别是设计师这一块,偏见最大。

我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他说,主要原因,就是我用了几个之后,发现他们的水平都不咋滴,而且要求特别多。

我说,难道,就没有一个好的?

他说,确实是没有。

我说,这些人,他们都是什么学历居多?

他说,都是初中或者是高中。基本上,都是半路出家做的设计。可以说,一点根底都没有。

我说,为什么不招聘有学历的呢?

他说,可能是人才不好招。然后,他们来应聘了,当时也就用了。也是因为用多了,所以,我才有了这个偏见的。

我说,据我了解,我们老家那边的人,他们在吃苦耐劳这方面,真的是没话可说。只不过,因为大部分人的家里面都很穷。所以,他们就比较现实。如果利益方面,没有达到要求,跳槽,或者是做一些其它方面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他说,我遇到的,就是他们老是喜欢做私单。

我说,这个,我就没话可说了。

他说,我现在的做法,就是凡是你们老家那边的设计师,我一个都不招。

我说,这个是你的自由,我真的是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给到你的。

他说,好的。谢谢了哈!

我说,帮不上忙,不用客气哈!

他说,已经帮我很多了。

这不,跟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聊完之后,就就到某某展览工厂老板给我打的电话。

他说,林总,最近在忙什么?

我说,天天都在展馆呀!

他说,有没有什么业务可以关照一下呀?

我说,最近,确实是很安静,确实是没有业务呢!

他说,我这边,也是很闲很闲。

我说,如果闲的话,那就把接单的价格给降下来嘛!说不定,会有客户愿意找你合作呢?

他说,某某人,你还有印象不?

我说,有。他们也是开展览工厂的嘛!

他说,是的。据我了解,某某展会,他们每次做单的展台面积,基本上,都是在5000平方米左右。然后,他的利润要求,也很简单。每平方米,只要有100元的利润,他就可以接单。也就是说,5000平方米的展台面积,每平方米赚100元,一场展会做完,就可以赚50万。

我说,这个利润,是高了,还是低了?

他说,当然是低了嘛!

我说,如果是你,你会接单不?

他说,如果是我,我肯定不会接单。毕竟,这个利润,实在是太低太低了。而且这个风险,也太大太大了。

我说,在你看来,或许是风险很大利润很薄。据我了解,他们有很多的单子,也是外包出去的。可以说,大部分业务,都不需要他来操盘。更多的呢?他是直接选择分钱的。至于客户扣钱?完全扣不到他的身上。

他说,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他的选择,我就懂了。

我说,懂了,就行。其实,我们这个行业里面,有很多人,他们都是选择这么玩的。只是有很多案例,大家在台面上没有明说出来而已。

他说,也是。

这里呢?

我也想问问你。

类似这种转包,只赚差价之事,你认为,可行嘛?

如果是你,你会选择这么干吗?

至于我的观点?

心里话,我是支持这么干的。

不过,这里面,也得有一个前提。

啥前提?

就是服务和质量,你得有。

如果没有呢?

那么,你最多也就是一次性买卖。

后面呢?

就没有人主动来找你了。

就如前面厂长分享的秘诀一样。

进馆布展之前呢?

先给客户跟单的执行人员发红包。

后面的事情呢?

就会少去很多的麻烦。

个别展览工厂的老板呢?

他并没有这个觉悟。

更多的时候,他是把钱拿到手之后,才选择给人家发红包的。

你想,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意义能一样吗?

肯定是不能一样嘛!

只可惜,懂得人,并没有多少。

而我呢?

今天总算是又学习到了一招。

故此,也就分享给你了。

至于你,能不能学习到?

我就不知道了。

当然,这个经验,值不值得推广?

这里呢?

我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总之就是,见仁见智吧!

你呢?

也没有必要去抱着更多的心理负担就行。

总之就是,想做就去做。

不想做呢?

就不做嘛!

电子营业执照|粤公网安备44010502002747号|粤ICP备2024183481号|广州林奕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GMT+8, 2024-4-14 22:09 , Processed in 0.32851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