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琶洲展馆
温馨提示:本文为有偿阅读的软文广告!

2023110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5 17:4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次流鼻涕,感觉全身难受,去了医院输液三天,硬是没好。

反而呢?

还严重了。

这是什么道理?

难道,遇到庸医了?

再就是,吃了医生开的药物之后,每天除了睡觉,还是睡觉。

其它事情?

真心是干不了。

包括某某展会期间,想做点租赁生意,都没有这个精力和体力去做。有时候我也觉得这个病来的,确实不是时候。再就是,身体问题,确实要引起重视才行。

之前呢?

每天都有锻炼。

开年到现在呢?

跟“锻炼”两个字基本上是没缘的。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子呢?

说白了,还是自己懒呗!

忘记说了,今天洗澡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下自己的肚皮。我都觉得,这么大的肚腩,确实是不应该。看得出来,是自己的日子过得过于舒服了。

要不,会是这样子?

肯定不会。

再就是,原先我的肚皮还有腹肌。

现在呢?

全部都是赘肉了嘛!

不过呢?

前段时间,自我感觉到胖了,确实也是心里话慌了一批。

本来呢?

我还想着控制一下饮食来的。

结果呢?

饮食不用控制了,直接来感冒,不敢吃东西了。

就如很多朋友说的一样。

这一个多月,太忙了。

肚子呢?

也是瘦了一大圈。

而我呢?

是不是这样子呢?

我只知道,目前的我,两脚是发软的状态。

走路呢?

都有种轻飘飘的。

如果是有家人在一起呢?

倒还好。

关键是,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呀!

当年,我为什么从京城回来了?

也是因为生病,所以,就回来了。

现在呢?

经过这么多年的奋斗,面临着,还是这种局面,你说,我难受不?

多多少少肯定会有。

但我,有没有想过改变呢?

肯定有嘛!

就拿下午来说吧!

微信上,某某展览公司老板给我留言。

他说,林总,有空吗?我想跟你聊一聊。

本来呢?

我是不想聊的,毕竟,整个人都很难受呢!

考虑到呢?

上一次对接展览工厂给他的时候,东西没做好,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就是为这件事情来找我的。

通过聊天呢?

我才知道这里面的故事。

他说,林总,这一次,我要扣掉展览工厂那边一万五千的尾款。

具体是怎么扣款的呢?

参展商扣款是八千。

他和自己同事加班加点干活的工资算两千,加起来就是一万。

而单子不给厂长做,高价发出去的五千元呢?

这个责任也得算在厂长的头上,也就是说,这五千的损失,也得让厂长来承担。

加起来呢?

就是一万五千元。

他说,我也找展览同行打听过了,本来尾款,是不用给厂长了。现在,我还是要给。不过,损失这一块,厂长得来承担这笔费用。

对于他的观点呢?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为好。

后面呢?

我就问他。

我说,老板,你们有没有见过面聊过天,直接说过这件事情了?

他说,没有。

我说,退单,高价发出去给其他展览工厂来做单,厂长愿意承担这笔费用吗?

他说,我还需要跟厂长说这一块吗?如果到时候,我的客户又被他搞丢了,损失算谁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

不过呢?

他说他跟厂长的现场带班师傅说了这件事情,我认为,这是不作数的。毕竟,合同是你跟厂长签的。事情,也是厂长跟你确认的才对。

至于你找带班的?

我认为,这是两码事。

当然,现在老板也是气在头上。

话呢?

不见得可以听得进去。

对于这种情况呢?

我也表示理解。

还有就是,一开始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也建议他们静下心来,选择面对面来洽谈。但,老板说没空洽谈,这事,我就没话可说了。现在,遇到这种问题,我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告知他们,如果有需要碰面,可以带上我。

届时呢?

我来做协调。

至于我的话,管用不管用?

这个,就不好说了。

一切呢?

还是得靠他们自己的。

这里,我再做一下事情的筛选吧!

如果我是展览公司的老板?

首先,我是因为相信你,所以,才给你发单。

第一次呢?

做得还不错。后面再给追加了4张单子。

结果呢?

坏就坏在第二次做单。

这次做单,2张单子都出了问题。

第一次做单的时候呢?

因为布展时间过长,而且现场效果做的也好,所以,彼此都没有见过面。

这种呢?

也没有问题。

第二次呢?

出问题了。

打厂长的电话呢?

从早到晚,厂长都说马上到马上到。

最终呢?

到现在还是没有见过面的。

第三次还有两张单子呢?

因为第二次做单做砸了,所以,第三次,老板就直接高价更换展览工厂了。

而展览工厂这边呢?

目前是没有跟我做什么反馈。

但我觉得,很多的问题,其实,都是可以商量的。

你觉得呢?

还有就是,人嘛,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靠见面细聊才行。

如果不靠见面,只靠电话呢?

还是很难聊的。

忘记说了,为了这件事情,我本想着,是不是应该找大家做一下调查呢?

然后,看看大家的反馈呢?

后来,我想来想去,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毕竟,这种事情,最终还是靠自己去做协商去做处理。

就如昨天某某展览公司老板给我发过来客户整理出来的文件一样。

当时呢?

我看完文件之后,内心也是很痛苦的。

知道为什么吗?

很简单,我本心是想能够帮助大家的。

结果呢?

事情硬是做出了烂尾来。

说是烂尾,也不对。就是问题,会有一大堆。一开始,我们还没有发现。就是等展会结束了,才发现。

你说,这种事情,怪谁?

再就是,流程,规范,等等字眼,我们不想吗?

也想。

问题是,想归想,做归做。

有些人呢?

就是因为条条框框不是很多。

所以,才赚到钱。

如果条条框框都多了起来了呢?

别说赚钱,说不定,找不到人来做事情,都是很正常的。

这不,为了这件事情,正好遇到有同行过来公司喝茶。

我呢?

就向他做了一下请教。

他说,针对某某展览公司老板反馈的情况,我认为,后期高价发单出去这件事情,工厂老板是不用负责任的。

至于理由?

首先,不是厂长那边做不了单子。

其次,增加五千元的费用,为什么要厂长承担?

潜意识,如果是五万,也得让厂长来承担?

这个明显说不过去。

最后,就是彼此没有签字确认落实这件事情。

大部分呢?

都是靠展览公司老板单面去操作。

可以说,展览工厂这边,完全是有理由起诉,让你们公司做赔偿的。

再就是,展览公司目前的做法,让展览工厂这边没有及时反馈的余地。

这一点呢?

也很不好。

对于这位展览同行的意见呢?

我不知道怎么说。

只是呢?

如实地给写出来。

至于你的观点是什么样?

也欢迎你给我留言,或者是私信告诉给我哈!

不过呢?

对于这件事情,我肯定会关注的。毕竟,资源,是我对接的。现在出了问题了,我不能不管不问。

接下来,说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吧!

早上呢?

我是来公司上班来了。

事情呢?

一个早上倒是啥事没做到。

更多呢?

也就是坐在电脑旁边发呆。

查了查去嘛?

除了看看网页新闻之外,别的事情,也做不了。

这个呢?

也是我的日常生活常态了吧!

要说后悔不?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我只知道呢?

这些年来,我基本上,都是这么过来的。

还有就是,不忙碌之后,也不知道干嘛了。

除了看书刷短视频?

好像真不知道能干嘛了。

有时候,在博物馆的门口走来走去的时候,我都觉得,好像是被什么给束缚住了。

这种感觉呢?

就如当年在三楼办公一样。

活动范围呢?

就是这个房间到另外一个房间。

到了楼顶去居住呢?

也是一样。

现在呢?

是有办公室了。

天天回公司加班呢?

同事还好奇我在忙些什么。

就如晚上开电脑的时候,用户这一块,我做了切换。

一开呢?

页面都不对。

搞来搞去,恢复不回来。

找了卖电脑的客服,他也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找了加班的同事呢?

他也不懂。

事后呢?

我也是乱来操作。

最终呢?

才发现是用户名切换这一块出了问题。

通过这件事情,我也发现,对于电脑这一块,我确实是文盲一个。

就如老师带着外国人来公司洽谈业务的时候。

本来呢?

我是可以跟着他们去吃素食的。

后来,考虑到自己的感冒还没有好,包括自己英语方面也不过关,我也就乖乖地选择没有过去。

只好呢?

让他们过去了。

接下来,说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吧!

今天呢?

学校里面是有课要上的。

所以,昨天晚上下班之后,我并没有选择吃药。而是选择了,硬抗。目的,也是赌今天去上课之后,身体还能熬得过来。

事实上呢?

这一夜确实是不好熬。

首先是热醒了。

想开风扇嘛?

又不敢。

至于洗冷水澡?

就更加不敢啦!

然后呢?

就咬牙在床上坚持着。

边咬牙,边坚持,边想着我们老家的事情。

记得小时候,家里的老爸或者是老妈他们,如果是感冒或者是其它问题?

他们都是不愿意上医院去的。

其实,说是上医院,农村里面的条件也不允许。

更多的呢?

也就是去看赤脚医生。

这些赤脚医生的医术呢?

其实并不高明。

就如我现在的情况一样。

我不是没钱,我不是看不起病。

问题是,越看越严重,这个才是最要命的。

而我们小的时候呢?

家里面确实也是穷。

别看诊费才几块钱或者是几十块钱。

对于老家没有什么收入的人来说,这笔费用,可谓是巨资了。

而我现在的情况呢?

想不想去大医院?

其实,也想。

但,我又觉得,无非就是一个小感冒嘛!

至于么?

好在呢?

今天去上课,虽然脸色有些变化之外,其它方面,倒还好。

至于老师讲了什么?

完全听不进去。

忘记说了。

今天的早餐,我还吃了两顿。

如果是按照先前的吃法呢?

也就是一顿鸡蛋肠粉也就可以了。

今天呢?

吃了一半,就感觉吃不下去了。

理由是?

鸡蛋肠的味道全变了。

还有呢?

就是酱油没有味道。

之前吃的时候呢?

酱油的味道还是甜的。

说真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老板偷工减料了,还是本来就是这个味道哈!

我只知道呢?

吃完鸡蛋肠粉出来,我立马又买了一杯豆浆还有油条拿着吃。对,就是边走路,边吃的那种。吃完油条,感觉肚子才算舒服一点。

至于走路去地铁站这事?

我也是没有什么感觉。

就和回来的时候一样。

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

中午呢?

吃饭也没啥胃口。

随便打两个菜,就算是对付了。

至于午休吗?

困是困,但,不敢睡觉。怕睡觉了,对脖子不好。毕竟,新的课桌与旧的课桌,还是不一样的。

不过,在回家的路上,我也在想,按照今天这种情况,我每天要求自己写六千字以上的日记应该怎么完成?

就拿昨天来说吧!

聊天的人数,没几个。

大部分时间呢?

也都是在睡觉总度过的。

今天呢?

感觉也是差不多。

难道,今天也就这样子了?

心里话,内心有些不甘。

然后呢?

就回公司加班来了。

至于能够增加多少内容?

我觉得,就先增加了再说。

日后呢?

回头再看看这篇文章,也看看自己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能够写出什么东东来。

弄不好呢?

也是有所收获的。

忘记说了,今天也是某某展会最后一天撤展的时间。

回想起上一次的这个展会,当时,我还被人家给恐吓了。

这一次呢?

虽然是风平浪静。

但是,这一次出的问题,也不少。

上一次对接的展览工厂,主要问题是干不出活来给人家。

这一次呢?

展览工厂我是对接上了。

只是呢?

人家客户表示要扣款。

这一点呢?

才是最头疼的事情。

如果我能够从中赚到钱呢?

他们来找我麻烦,或者是让我来帮忙,倒还好。

问题是,我也没有赚到钱呀!

上一次呢?

我能够知道答案,也是后面我找他们做了调查之后,他们反馈过来,我才知道的。当然,这个反馈,不是展览工厂那边反馈,而是展览公司这边反馈。毕竟,他们才更加容易面对一些。

如果是展览工厂这边呢?

说不定,他咽不下这口气。

然后呢?

打官司或者是其它耍赖行为,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这一次呢?

目前还没有看到什么。

不过,我也想好了,如果可以,就得去查一下他们公司的营业执照。

然后呢?

看看有没有诉讼的案例。

如果有呢?

是不是与我做的对接有关。

如果确实是与我做的对接有关呢?

那么,我就可以用来做案例分析了。

说到这,偷偷告诉你一件事情哈!

就是写着写着日记的时候,肚子实在是太饿了。

米饭呢?

我就不想吃。

就这样子,我就去老乡的饭店去买鸭头吃。

本来呢?

我只想购买一条鸭头,也就是8元。结果在付款的时候,老板按了13元。也就是说,多出了5元。

怎么办?

退款,不现实。见此,我只好让老板再多卖一条鸭头给我。这样一来,今天的晚饭,就算是吃了两条鸭头。

鸭头打包好之后,老板问我,要不要一次性饭盒?

我说,不用。如果可以,给我加热就行。包括筷子,都不需要。

老板呢?

同意了。

回来的路上,我就在想,日记已经写了四千多字了,再挤一挤,凑够六千多字,是没有问题的。

人嘛,很多的时候,不就是这么逼自己一把的么?

就这样子,我就回来了。

然后呢?

边吃鸭头,边刷短视频。

至于酒嘛?

不敢喝了。

如果不是感冒,我可能还会购买一到两瓶酒回来喝。

现在呢?

不敢了。

还有就是,像大蒜和可乐这些,我之前也喜欢吃也喜欢喝。

后来呢?

我一查资料,说是这些东西吃过量或者是喝过量了,也会造成尿酸高。这下好了,今晚的晚餐,我就是鸭头配白开水。准确地说,就是配饮水机里面的桶装水来吃的。

至于味道怎么样?

只能说,别有风味吧!

忘记说了。

本想着,如果回来得早,日记写得快,晚上可以找大家吃宵夜去。

后来呢?

考虑到某某展会,今晚撤展时间会到凌晨。见此,我才打消请人家吃宵夜的念头。或许,明天去找大家,大家都会有空了。

不说我去找大家吧!

就是大家主动来找我,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只是我呢?

这一次,会有多少人来邀请呢?

这个,目前还真的是不知道。

如果可以呢?

我觉得,饭还是要吃的。

酒嘛?

可以不用喝。

还有就是,有些关系,还是需要见过面,一起吃过饭聊过天才行。

就如某某展览工厂老板老是给我留言一样。

他说,林总,接下来,我们工厂是有大把档期了。如果可以呢?多介绍一些业务给我们制作咯!

见他每一次都是这么说。

所以,我每一次的回复,也都是好的。

至于其它话题?

我不敢做回复。

知道为什么吗?

很简单,我没法给大家做承诺呀!

不过呢?

我刷朋友圈的时候,注意到,某某展览工厂的老板,人家就是牛。

牛到什么程度?

就是会把近期的展会计划,直接发到朋友圈里面去。

至于这个展会,自己有没有单子可做?

他无所谓。

而我们看起来呢?

就认为他很牛,以为这些展会,他们都接单了。

其实呢?

他也没有说自己已经接单了。

只是说,这些展会,他们都可以接单。

不像个别展览工厂的老板一样。

他们的广告就是,大量承接十一月和十二月的展台订单。可以说,没有目的性。基本上,是有单就做单。

如果有目的性或者是针对性呢?

效果会不会更好一些呢?

我想,会有的。

就如展览公司一样。

有些展览公司,他们一年到头,其实并不是什么展会都做单的。

大部分时间呢?

也是挑展会来做单的。

就如某某展览公司老板跟我讲的情况一样。

他说,林总,年底的某某展会,就是我们的主场。这个展会,我们每次做单的展台面积,最少最少会超过五千平方米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懂了。

如果是不了解内幕的人呢?

就会认为,这个也叫做主场?

什么叫做主场?

主场的概念是什么?

他或许要跟你解析一大堆。

而我呢?

则是没有这个闲工夫去跟他辩论。

目前呢?

我只知道,他有这么大面积的展台需要发单。

如果我想赚钱呢?

就需要在这段时间里面,可以找到合适的展览工厂给到他。

然后呢?

由他来选择。

当然,他发单是多少钱,我干预不了。

至于展览工厂这边可以给我多少钱的辛苦费呢?

这个,倒是可以协商的。

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人嘛,都是这样子的。对于新客户,或者说,看到利益了,让他适当让一下利益,他是可以的。如果长久这样子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也就是说,这段时间对于我来说,想赚钱?

可以啊!

最好呢?

就是这段时间,开始找大家过来公司喝喝茶。

如果大家没空呢?

来展馆找我也是可以的。

日后呢?

我也可以说,免费帮展览公司发单。

但,对接上的展览工厂呢?

你得给我辛苦费。

如果你给的少呢?

没有关系,下一次,我不找你合作了。

如果给得多呢?

对于这种,心里话,我也怕。

不过,这里面,也得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东西你得给人家做好了。

如果没做好呢?

人家来找我麻烦,心里话,我也是特别讨厌这种事情的。

就如我当年为什么不想做展览工厂了?

与这个,也是有关系的。

因此,对于接下来合作的展览工厂,我更加看重的,就是老板会不会做人?

如果会做人,价格和服务,以及质量都非常不错呢?

类似这种,日后,就可以进入我们的供应商资料库里面来。

然后呢?

我有好的项目了,我就直接对接给他们。

目前呢?

我还没有实行这么操作的原因?

说白了,就是缺少一个磨合期而已。

如果这个磨合期一过?

那么,该我赚钱的机遇也就来了。

你别不信哈!

这些年来,我觉得我做得最好的地方,就是用数据来记录这一切。

今年对于我来说,可谓是,一年抵得上前面五年时间了。

你说,这个质得飞跃,恐怖不恐怖?

我认为,非常恐怖的。

未来呢?

成十倍成百倍成千倍飞跃,都是有可能的。

前提呢?

就是现在的我,先要稳住。

再就是,要忍得住骂名,以及过得去良心这一关。

如果这两个关口过不去的话?

想赚钱?

还是挺难的。
广州林奕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推荐你阅读以下文章: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56元,可日付可年付。
C、付款方式?直接添加林奕全微信:173 2860 2813 即可!
D、可提供或对接琶洲展馆:桁架租赁和搭建、脚手架租赁和存放、展台物料寄存、接待台租赁、展柜租赁、电视租赁、施工证车证代办代领,现场跟单等业务!

电子营业执照|粤公网安备44010502002747号|粤ICP备2024183481号|广州林奕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GMT+8, 2024-7-24 20:46 , Processed in 0.49887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