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琶洲展馆
温馨提示:本文为有偿阅读的软文广告!

2023100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0-9 00: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晚写完日记,发现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了。

如果是之前呢?

我可能会在办公室里面睡觉了。

自从上一次同事对我进行灵魂拷问之后呢?

我觉得,回家躺在自己的床上摆大字睡觉是最舒服的。就这样子,我就选择下班回家睡觉去了。本来,我也是不想吃宵夜来的。

结果呢?

回到家里,看到还有一瓶啤酒,我就忍不住,就下去楼下的小卖部买了一包花生米还有一包鱼干,就这样子,我就回来了。

然后呢?

酒喝完了,第二天就起不来了。

好在呢?

今天的事情也不多。

到了下午上班后,我才回的公司。

至于早餐和午饭?

我统统用一桶泡面来解决。

富婆看到后,就问我。

她说,林总,还没吃饭吗?

我说,是啊!

她说,一桶泡面,能管饱吗?

我说,两张面在里面了,可以管饱的。

她说,好吧!

吃完泡面,我就接到某某展览公司老板波哥的电话。

他说,林总,有空吗?如果有,帮我找一下展览工厂?

我说,可以。

就这样子,他就把资料发给我了。

发完,他还给我发了一个红包。

我呢?

就根据他提供的信息,分别发到群里面和朋友圈里面。

你猜,有没有人主动联系我?

有的。

总共有5家展览工厂的老板联系我。

其中,有一家展览工厂老板,我跟他都没有聊天过。

他呢?

就主动找我。

然后呢?

他还通过我公布出来的收款码,直接给我打赏了200元的红包。

见他这么会做人,我就直接帮他们两个人做了对接。

这里呢?

我也有必要说一下。

那就是,我帮大家发单是免费的。

但,对接给谁呢?

这个,我就得看谁最会做人。

就如某某展览工厂老板一样。

我找他做调查的时候呢?

他的态度很张狂的。

现在呢?

主动给我留言,说他还可以接单。

只是呢?

红包我没有看到。

就如某某展览工厂老板一样。

上一次,我帮他对接一个单子,他给我发了1000元的红包。

这一次呢?

他老是让我给他对接单子。

问题是,我没有看到他给我好处。

这下,我就不搭理他。

后面呢?

次数多了,我就摊牌了。

我说,厂长,我给你对接的单子,也没有什么好处,不给你做对接了。

他说,我都没有跟人家签合同,怎么给你好处?起码也得像上一次一样,合同签了,预付款收到了,才能给你好处。再说啦,上一次,你帮我对接成功了,我不是已经给你1000元的好处了么?

听他这么一说呢?

我就把波哥的单子对接给他。

最后呢?

他们也达成口头上面的合作了。

至于后面?

还有人找我,我就不给他们做对接了。

因为我知道,对接太多家展览工厂给波哥,波哥也会很烦的。

如果可以呢?

一般有3家对比一下,也就差不多了。

这不,到了后面,波哥又让他的同事联系我。

只是这一次呢?

这个价格给的,也实在是太低了。

自从信息对外发布之后呢?

就没人主动来联系过我。

见此,我就主动联系一下厂长。

厂长说,这个单子,报价最少得两万四。

而波哥的同事给我的预算呢?

是一万八。

后面,我就给波哥的同事打了一个电话。

我说,老板,一万八太便宜了,发不出去。

他说,这个单子,我同事跟客户签的价格才两万五。我也找了合作过的展览工厂问了一下价格,最低报价是两万。要不,我再加一千,一万九如何?

我说,一万九也不好发。建议你,还是找两万的那家展览工厂,抓紧把它给定了吧!再不定,说不好,都没人接单了。

他说,好的,我再看看情况哈!

我说,嗯。

忙完他们的事情,我就去江边录视频去了。

录完视频回来,就收到某某展览公司老板娘乔姐的电话。

她说,林总,某某展会,我有一个客户,他们拿了一个标准展位,想做一个木质柜子。你这边,方便帮我问问接单的展览工厂,能不能帮忙做一个呢?

我说,稍等。

就这样子,我就给当地的展览工厂老板宁哥留言了。

宁哥说,如果是别人,我也就不接单了。既然你林总开口了,这个忙,我得帮呀!

我说,谢谢!

就这样子,我就建了一个群,并在群里面跟他们说了。

乔姐呢?

也就把情况跟宁哥说了一下。

宁哥呢?

还是那句话。

他说,按理说,这个东西,我是不做的。只不过,是林总介绍的,这个小东西,只要我不亏钱,你自己说了算。

乔姐说,500元,行吗?如果行,我就跟客户确认一下。

宁哥说,可以。

乔姐说,好的。下次有你们这边的单子,我就找你哈!

宁哥说,好的。

忙完乔姐的项目对接,我就去群里面发广告去了。

这不,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尚总就主动联系我。

他说,林总,你们柜台是不是可以租赁摄像头?

我说,是啊!

他说,我这边做了一个二层结构的展台,我让工厂老板去找你租赁,可以吗?

我说,可以的。

就这样子,尚总就把展览工厂老板的微信,还有对方的公司名字以及个人名字,包括手机号码,都一一发给我了。

我呢?

就主动添加对方了。

对方通过后,我就截图尚老板的留言给他。

展览工厂的老板说,是的,我要租赁的。

就这样子,我就把下单的二维码发给了他。

他呢?

就说过两天才用,晚点会下单的。

我说,好的。

跟尚老板聊完,我就收到某某展览公司业务经理温小姐的留言。

她说,林总,咱们柜台是可以做美工画面的,对吗?

我说,是的。

她说,我有一个客户,他们参展了。就是美工画面这一块,还没有做。这一块,我可以让对方联系你,并跟你做对接吗?

我说,当然可以了。

就这样子,参展商就主动添加我了。

本来呢?

我以为她是一期的项目。

结果呢?

是第三期的。

聊天中,她也说不出一二三来。

而我呢?

也没有多余时间回复她。

就这样子,我就建了一个群,让我的同事跟她做对接了。

通过这件事情,我觉得我现在的心态就是,能搞定的事情,而且又是很轻松的事情呢?

类似这种,我倒是可以自己来操作。

如果太啰嗦的项目呢?

我就让我的同事来跟进。

毕竟,他们有耐心。

而我呢?

并没有。

看来,我现在的性格,还真的是不愿意抓细节了。

对于大局的掌控呢?

我倒是有兴趣。

看来,我最近喜欢贪权了。

对于这种心态呢?

还真的是要不得。

当然,我们对接上之后,我也及时跟温小姐做了反馈。

只是呢?

她没有回复我任何消息。

猜测是,像这些事情,她本来就是帮客户忙的事情。

如果能够成呢?

就更好。

如果不成呢?

也无所谓。

起码,自己也努力去帮人家了。

忙完参展商的事情,接下来,说说某某展览公司老板行总找我对接展览工厂的事情哈!

行总说,林总,某某展会,我们有一个100多平方米的展台。你这边,有没有展览工厂做推荐呀?

我说,有的。就是不知道,你只是询价呢?还是已经跟客户签合同了?

他说,肯定是签合同了嘛!

我说,材质有什么要求吗?有没有预算呢?

他说,我是这么想的,你的资源多,你直接帮我对接展览工厂资源即可。剩下的事情,我让我的同事跟展览工厂那边做对接。

我说,如果是这样子,我建议你到我的朋友圈里面去找。目前,我的朋友圈里面,也公布出来很多家展览工厂的信息了。

他说,好的,谢谢!

后面呢?

某某展览工厂的老板戚总就主动联系我。

我说,戚总,我给你推荐一家展览公司,他们有单子做。

他说,好的。

就这样子,我就把行总的微信推荐给他。

行总呢?

就来问我。

他说,林总,戚总联系我了,这家展览工厂,你去过吗?

说完,他就给我发了一个红包。

然后,他接着说。

他说,不管怎么样,感谢你的推荐,给你发一个红包哈!

我说,戚总的展览工厂,我没去过。不过,上一次对接一个项目给他,客户反馈说还可以。

他说,如果我们能够跟戚总达成合作,你记得让对方给你发一个大红包好好感谢一下你哈!

我说,好的。

本来呢?

这个事情,也就是这样子了。

结果呢?

到了晚上,行总又来找我了。

他说,林总,方便的话,帮我打听一下戚总的情况。

我说,咱们这个展台,涉及到烤漆么?

他说,有的。

就这样子,我就给烤漆哥打了一个电话。

烤漆哥说,林总,你说的某某展会,我不准备做单了。不过,上一次你对接的某某展览公司,我们倒是合作了三个小单了。

我说,你确认不做了?

他说,确认。

我说,好的。

至于他说我之前给他对接成功的单子?

我并没有正面回复他。

因为这事,人家早就跟我做了反馈。

我呢?

也是想看看他会不会做人。

如,会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说一下。

或者是?

主动给我发红包什么的。

可惜呢?

他都没有。

现在呢?

是我要对接单子给他,他才跟我说的。

这不,烤漆哥他做不了了,我就主动给某某展览工厂老板兴哥打了一个电话。

兴哥听我说完,就说某某展会,我们还可以接单的。

就这样子,我就建了一个小群,把他们都拉到群里面去了。

只是呢?

行哥在群里面回复信息了。

而兴哥呢?

任何信息都没有。

猜测是,太忙了。

包括我给他打电话,也是打了好几次,才打通的。

有时候呢?

我也真想批评他。

但我,能批评人家什么呢?

不过,这些年来,他帮我不少忙。因此,有好处,我都会记着他。当然,他也认我。

至于他们两个人之间,最后有没有联系了?

我想,明天吧!明天我再问问他们。

说完行老板的事情,接下来,说说某展览工厂老板三天两头在我的群里面做广告的事情吧!

我呢?

特别讨厌人家在我的群里面发广告。

他呢?

老是挑战我的底线。

今天呢?

我也是忍不住了,直接就把他给踢出去了。

一开始呢?

他给我留言,我不回复他。

接着呢?

他给我打语音电话,我也不回复他。

最后呢?

他给我打电话,我才接的。

说明情况之后呢?

我才把他拉到二群里面去。

因为一群他退出之后,别人已经进来了。所以,没有他的位置了。但我,又答应他了,只好让他进二群了。

接下来,说说某某展览工厂老板的情况吧!

前面,我说过他,说我给他做调查的时候,他很张狂,说自己接满了。

现在呢?

又来找我要单。

信息呢?

我不回复。

电话呢?

他就给我打过来了。

我呢?

还是不搭理他。

最后呢?

他还是忍不住又给我留言了。

他说,林总,在忙吗?

我说,有红包,就不忙。没有红包,就很忙。

他说,哦,明白了。人家不是说了嘛,有了交易,还怕没红包吗?

我心想,那是人家。

对于我?

这招行不通。

再就是,人家不是说了么?

前期的红包,要有。

后期成交之后呢?

还得给大的。

现在呢?

前期都不舍得,难道后期会舍得?

我想,舍得也不会给太多。

最多呢?

也就是一两百而已。

接下来,说说另外一家展览工厂老板的情况吧!

本来呢?

我对他的印象还是挺好的。

只是呢?

他最近跟老婆离婚了,而且心情很糟糕。

对于接单这一块呢?

他没有心情。

反而呢?

还天天到短视频平台上面分享他跟他前妻的故事。

准确地说,是控诉他前妻。

如,他说他的前妻跟人家聊天的时候,聊得话题很刺骨。

再就是呢?

他前妻跟人家做那事的时候,彼此还录了视频,并发在聊天记录里面。

本来呢?

这些,他为了孩子,也都忍了。

结果呢?

他的夫人还是选择跟他离婚。

最终呢?

他心理这一关,还是过不去。因此,他天天都在为这个事情而纠结。对于工作上,或者是生意上面的事情,他都没有兴趣再去做和管了。

心里话,看到他变成这样子,我也觉得,真心疼。

但我呢?

也帮不上他什么忙。

只能说,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坎。

如果他能够自渡自愈呢?

是最好不过了。

如果连这一关都不过了呢?

那,我们想帮,也帮不了了。

弄不好呢?

看似是帮了他,弄不好,就是害了他。

只能说,这一切都是他的命吧!

接下来,说说董事长问我的事情。

他说,小林,某某展会,桌椅租赁这一块,咱们还做不做?

我说,前面老板找我租赁电视,我找他,他不搭理我。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他是否有什么想法。要不,我先给他打一个电话?

他说,可以啊!

就这样子,我就给租赁哥打了一个电话。

我说,租赁哥,某某展会,桌椅租赁这一块,还接单不?

他说,布展期间会接单,开展期间就不接单了。

我说,价格这一块呢?

他说,之前是什么价格,现在还是什么价格。

我说,好的,这一次,我们也推一推。

他说,可以的。

就这样子,我就跟同事们都说了说。

至于最终效果如何呢?

心里话,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呢?

这个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机会。

对,一个可以赚钱的机会。

上一次这个展会的时候呢?

因为没有资源,所以,没有赚到钱。

现在呢?

有资源了。

如果我们还是没有赚到钱呢?

这个,还真的是不能怪别人了。

接下来,说说某某展览公司老板娘荣姐给我的电话哈!

荣姐说,林总,群里面的某某展览工厂,你认识他吗?

我说,从没见过面,也没有获得他的打赏。

她说,我有一个单子,准备跟他合作了。所以,对他,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因此,就找你来了解一下情况。

我说,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在群里面做声明?

他说,为什么?

我说,主要,就是有人打我的招牌,然后接单,并把单子给做砸了。最后,发单的展览公司找到我,我才知道这事。

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还说。

他说,林总,我还以为群里面的展览工厂,都是经过你把关过的。因此,我对他就特别信任。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被他给害惨了。

我说,对于你的遭遇,我深感同情。但我,也确实是没有办法。不过,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群里面给大家做声明才行。

他说,是的,你确实是应该要这么做了。面对我们又被其他人给骗了,这样子就不好了。

我说,嗯。

就这样子,才有我今天在群里面做的声明。

荣姐听我说完。

她说,看来,我得安排时间去他们工厂考察考察了。

我说,这个工作,你必须要做的。一来,是对你复杂。二来,也是对客户负责。

她说,可不是嘛!

聊完荣姐,接下来,聊聊跑腿哥。

对于跑腿哥,我是通过直播认识他的。

只是呢?

我从来没有获得他的打赏。

今天下午呢?

他就在群里面找展览工厂,说说某某展会,他有一个单子要发。

某某展览工厂的老板呢?

就给我发私信。

他说,林总,群里面跑腿哥发的单子,我这边可以接。方便的话,你帮我做一下对接?

我说,可以的。

就这样子,我就建群帮他们做了对接。

后面呢?

跑腿哥就给我留言。

他说,林总,你推荐的某某展览工厂的老板,他靠谱吗?

我说,你得给我发红包了。

他说,方便电话聊一聊吗?

我说,有红包,再聊。

他说,多少?

我说,随心即可。

他呢?

还是没有发。

到了晚上呢?

他还是给我发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见此呢?

我还是不搭理他。

对于他的想法和做法呢?

心里话,我也理解他。毕竟,他这些年来,一直做着展会跑腿的业务。赚钱这一块,虽然很多。

但是呢?

金额都很小。

因此,我找他要红包,他就不舍得了。

对于他所说的项目呢?

在对接群里面,我也看了。

图纸呢?

是客户出的。

而价格这一块呢?

猜测是,客户想低价。

而跑腿哥呢?

看到有搞头,就想接单。

因此,就需要找展览工厂来询询价。

而我给他对接的展览工厂呢?

他怕人家不靠谱。

我就在想,如果不靠谱,我推荐给你?

肯定不会嘛!

只是他呢?

并不理解我的做法。

因此,也就不舍得给我发红包。

对此,我也表示理解。

正好呢?

我也可以少做一点事情,我觉得,挺好的。

到了晚上,做兼职展台设计的超哥给我留言。

他说,林总,请教一下,某某展会,这样子的展台设计方案,报图这一块,能不能过关呀?

说完,他就把展台设计方案发给我了。

我看完之后呢?

就回复他。

我说,报图是没有问题。

他说,好的,谢谢!

后面呢?

某某展览公司老板阿中联系我了。

他说,林总,超哥做的展台设计方案,就是我的。目前,某某展会报图这一块,我想请教你一下,可以吗?

我说,可以的。

他说,我客户给我发过来别人给他设计的展台设计方案,你方便帮我看看,看看这样子的方案能不能通过报图?

说完,他就把图纸发给我了。

我一看呢?

如果这个展台设计方案没有标材质的话,报图肯定是可以通过的。

如果用的都是木质结构呢?

肯定是不能报图通过的。

就这样子,我就把我的意见告知给了他。

他说,谢谢你!

我说,不用客气。有问题了,再联系。

他说,好的。

最后,说说帮某某展览公司老板发单的事情吧!

这一次,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直接给我发了十几个展台。

我呢?

就让他按照要求给我提交资料。

他呢?

同意了。

就这样子,我就把信息给公布出来了。

你猜,这次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答案是,有时有。

只是呢?

效果并不理想。

我帮波哥发单,就有五家展览工厂老板主动联系我。

而帮他发单呢?

只有三家。

其中,有一家看完图纸之后,就表示做不了。

还有一家呢?

看他们在群里面聊得挺好。

只是后面呢?

没有消息了。

至于最后一家呢?

我没有给他做对接。

理由是?

他没有给我发红包。

而且是我跟他说得很直白的情况下,他还是不舍得。

因此,我就没有对接给他。

不过,我也想好了。

明天呢?

再帮他们发一发。

说不定呢?

会有人主动愿意接单了呢?

我想,会有这个可能。

就如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一样。

他天天都给我群发某某展会的供需信息。

你说,我要不要把他给删除好友关系了?

我觉得,没有必要。

不过呢?

通过他的模式,我倒是学到了很多的知识。

我觉得,足够了。

至于其它的?

就看自己摸索了。

暂时,就写这么多吧!

明天,又将是美好的一天。
广州林奕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推荐你阅读以下文章: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56元,可日付可年付。
C、付款方式?直接添加林奕全微信:173 2860 2813 即可!
D、可提供或对接琶洲展馆:桁架租赁和搭建、脚手架租赁和存放、展台物料寄存、接待台租赁、展柜租赁、电视租赁、施工证车证代办代领,现场跟单等业务!

电子营业执照|粤公网安备44010502002747号|粤ICP备2024183481号|广州林奕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GMT+8, 2024-6-13 09:24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