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林奕全

2023092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9-26 00: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早上起床之后,左眼一直在跳。

我呢?

就知道今天肯定是有好事发生。

事实上呢?

还真的是。

下面呢?

你慢慢看就可以找到答案了。

前几天呢?

我的右眼是一直都在跳。

刷短视频的时候,看到冷知识,说是可以买眼药水回来滴一下。

然后?

然后就好了。

今天呢?

吃完中午饭,我去药店,总共花了20块大洋买回来眼药水之后,发现不管用。

而且呢?

一点缓解的症状都没有。

看来,这笔钱,还真的是白花了。

接下来,说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吧!

早上回到办公室,我先是下单购买发胶和香水。

毕竟,这两样东西,我都用得差不多了。

如果是之前呢?

我可能会重新挑选一下。

这一次呢?

我也懒得选了。

再加上,用了,也觉得好用。

因此,这一次,我还是照样购买之前的品牌。

如果下次有时间呢?

倒是可以重新选择选择,更换一下别的品牌。

这不,东西买完之后,我就吃早餐,然后更新一下网站,后面就是添加大家的微信。

这次添加微信呢?

我主要是以添加北京展览工厂的老板为主。

说是北京展览工厂的老板,其实,也不全是。准确地说,是之前,他们在北京开过展览工厂。现在,他还做不做这个行业,我都不知道了。

不过,通过添加,我也发现,他们有很多人,还是保留着我的微信。

话说,我通过哪里看得出来?

就是我添加他的时候,能不能看到他的朋友圈。

如果能呢?

说明我还是他的好友。

如果不能呢?

需要他通过我的好友请求呢?

说明我并不是他的好友。

再就是,通过他的朋友圈,我也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不是还在做着展览。

如果做着呢?

那,他的朋友圈里面,准会发一些与展览相关的内容。

这不,添加通过的,我都会邀请他们进我建的微信群。

有些人呢?

还是选择通过邀请直接进群的。

有些人呢?

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不过,对于广州这边的展览同行,我看一群里面没有他,也就把他邀请到二群里面来。

很多朋友呢?

进群之后,也把他的同事或者是朋友拉到群里面来。

对于发广告之人呢?

我不做解释,直接就是踢人。

像某某人一样。

之前给我的印象就特别好。

这一次呢?

他发广告,并且没有通过我的允许。也就是说,没有跟我打招呼,直接就发广告了。对于这种人,我是不会去做任何的考虑,直接选择把他给踢了。

至于他,对我有没有什么想法或者是意见呢?

我无所谓。

再就是,通过直播,他没给我打赏过。

通过我的日记呢?

他也没有给我打赏过。

添加他微信,他通过的时候,跟我聊天,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我就知道,他并没有像外界说的一样,说是生意做得有多好多好之类的。

如果是好,他怎么可能是这种态度?

再就是,看他的面相,就是一副猥琐之人的面相。

类似这种面相,我怎么看,都不觉得他能够赚到钱。

至于其他人对他说的好评?

有可能是他自己认为而已。

也有可能呢?

是人家的情商高喜欢说人家的好话。

至于我呢?

就没有这个肚量了。

上面,我们说完踢人。

接下来,聊一聊兼职这一块的事情。

通过微信搜一搜,我发现,关于某交会翻译这一块的广告,真的是有很多很多。

而费用这一块呢?

我注意到,便宜的,也就是给180元一天而已。

贵一点的呢?

可以达到400元一天。

看来,英语翻译确实是不吃香了。

再就是,通过搜一搜,我也注意到,展台设计公司或者是展览工厂,他们还是没有把这个功能给利用上。

如果用上呢?

效果会如何呢?

这不,下午的时候,我就把这一块的关键词给整理了出来。

然后呢?

我让我的同事去操作。

至于最终取得的效果会如何?

到时候,我再告诉给你哈!

聊完宣传推广的事情,我注意到,前段时间我对接某某展览工厂之事,群里面,工厂老板找公司老板索要施工图。

当时呢?

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是把施工图给出来了。

后面呢?

他又撤回去了。

本以为,是他给忘记发了。

结果呢?

通过跟他聊天,我才知道,人家并不是这样子。是人家重新建群,重新在群里面发了一次。因此,我才不了解这里面的来龙去脉。

不过,通过这件事情,也让我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忙。如果忘记资料了,我可以帮大家做监督或者是做提醒。

就如另外一个项目一样。

公司的项目经理要求展览工厂的老板发照片,就是发现在在工厂里面生产制作的情况。

展览工厂的老板呢?

答应好下午回去就拍。

结果呢?

到了晚上七点,人家再来问,展览工厂的老板还是没有回复人家。这下,我就不淡定了,就抓紧给他打电话。他才想起来,说是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通过他发过来的现场照片,我才知道,这么多天过去了,他才算是刚刚开工。

好在呢?

人家跟单人员就是尽心尽责。

如果不是这样子呢?

我们都不知道详细情况。

不过,展览工厂的老板也说了。

他说,最近在忙某某项目。这个项目忙完,接下来,就有时间操作这个项目了。

展览公司的老板和项目经理呢?

都纷纷叮嘱他,让他注意一下细节。免得到时候,到了现场,做出来的东西不像样。这下,就不好了。

这里,我再说一件事情哈!

就是某某展览工厂的老板,他忙起来之后,就没有空回复信息给人家展览公司的负责人。

展览公司的负责人呢?

就问我他们是什么情况。

我说,应该对方是在忙吧!

说完,我就抓紧给对方打电话。

对方说,不好意思,刚才确实是在忙。后面,事情一多,也就给忘记了。

我说,可以的话,你给人家打一个电话?

他呢?

就没有回复我。

通过这个小细节,我就知道,这家展览工厂,他做小单这一块,有可能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如果要做大单呢?

如果是我,我肯定不会找他洽谈合作事宜的。

毕竟,这么小的事情,你都没有处理好。

你说,我还敢指望你给我做大事?

肯定不敢嘛!

至于他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通过几次试探,他给我的感觉,就是特别小气。

后面,我让他尝到甜头之后呢?

他给我的打赏,最终还是打了折扣。

如,转账是100元。

到了打赏呢?

就变成是80元了。

你说,下次,我还敢给他对接项目吗?

不敢了。

还有就是,这次做的项目,如果还好,那还行。

如果做得不好呢?

那,日后,我还真的是不敢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

这里,我再给你举一个例子吧!

某某展览工厂的老板呢?

我一开始添加他的时候,他还愿意跟我聊天。

当他得知,我只是帮展览公司发单对接有档期的展览工厂之后,他就把我的微信给删除了。

不过呢?

我建的群,他进去了。

前天,老板不是让我帮他找展览工厂嘛!

他呢?

看到信息了,就主动来添加我的微信。通过这个细节,我就知道,此人,绝对是不可交的。包括合作,也是要免谈的。

事实上,也是这样子。

他一加我,就跟我要单。

我呢?

就很礼貌回复他,说是没单。

实则呢?

我是有单的。

后面,他又问我。

说是加入到我们平台里面来,要多少钱一年?

我说,我们不是平台,因此,没有收费这一说。

他说,那,活动有吗?

我说,后面有了,我再联系你哈!

他说,好的。

跟他聊完,老板就给我打电话。

他说,林总,某某展会报图的信息,我发给你哈!

我说,好的。

就这样子,他就把相关的资料发给我了。

包括合同呢?

他也让他的同事发给我了。

就这样子,我就打印出来,盖章回传给他了。

此举,也算是今天一大收获吧!

忘记说了,跟他的同事在聊天的时候,我也学了很多的东西。

如,合同法,直接变成民法典。

之前呢?

我是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看来,生意上面的事情,还是得靠经验。

像我这种?

我都忘记我有多久没有跟大家签协议了。

因此,合同方面的细则问题,我都给忘记了。

如果不是人家跟我说呢?

我都不知道。

看来,是我疏忽了。

接下来,说说兄弟找我的事情。

他说,林总,上午好!某某展会,像桌椅沙发这些,是需要提前申请吗?还是让展览工厂的老板自带也可以?目前,我有一个客户,他就想用到沙发这些。我没了解行情,不敢答应他。

我说,你可以申请,也可以让展览工厂的老板自带。个人建议,还是让展览工厂的老板自带过来。毕竟,这么操作,可以省下不少钱呢!

他说,好吧!

我说,忘记跟你说了,某某展会,上一次布展的时候,有很多家展览工厂的老板来找我租赁桌椅。我觉得,你最好是先跟参展商确认好沙发的数量。后面,再告诉给展览工厂的老板。

他说,好的。

跟兄弟聊完,就接到某某展览公司老板的电话。

他说,林总,某某展会,可以帮我对接一下展览工厂么?

我说,是哪一家参展商?我看看我认识不认识他。

他说,参展商的名字叫做某某某。

我说,是他们呀!上一次,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也找我了。我给他们对接了展览工厂之后,展览工厂的报价是7万。而客户的预算呢?只有5万。就是不知道,你们这一次,有没有修改展台设计方案了?

他说,这次所用的展台设计方案,是我们公司自己设计的。

说完,他怕我不相信,直接就把效果图发给我了。我一看,跟上一家展览公司出的展台设计方案差不多。包括我找展览工厂的老板询价之后,得到的价格和上一家展览公司的报价差不多。

事后我一想,也觉得很正常。毕竟,方案是大同小异。唯一有变化的地方,就是造型稍微做了一下修改而已。其它方面,真的是没有什么变化。

猜测是,他们的设计师,最终还是根据参展商的思路来做的展台设计方案。

要不?

怎么可能展台设计方案都差不多呢?

即使是这样子,我还是给老板对接了另外一家展览工厂。

至于他们最终谈得如何?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们是电话聊了一会。

就如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娘找我一样。

她说,林总,某某展会,挂靠费是多少钱啊?

我说,这个展会,你还是找某某人。据我了解,只要是他们对外可以挂靠的展会,挂靠费都是差不多的。

她说,好的,谢谢啦!

我说,不用客气。

至于她,有没有联系人家?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她每次都说好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如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找上海桁架展览工厂一样。

一开始,我是给他做对接了。

结果呢?

他说我给他对接的桁架展览工厂做不了他们的单子。

理由是?

展台里面有木质柜子。

这下,我又想起了老师给我推荐的桁架展览工厂。一开始,我给桁架展览工厂的老板留言。猜测是他很忙,也就没有回复我的信息。

这下,我只好选择问老师。

老师说,这个,得看木质结构的部分多不多。如果多呢?这家桁架展览工厂的老板就得找其他人来做配合了。也就是说,涉及到木质结构的部分,这家桁架展览工厂的老板得把单子外包给其他人来做单。

当我得到这个答复之后,我立马就截图给找我的展览公司的老板说了说。

他说,没事,你帮我对接一下吧!

就这样子,我就帮他们做了对接。

后来呢?

我看他们在群里面也没有聊天,我也就不好意思问太多。

过了4个小时之后呢?

这家展览公司的老板回了我一句。

他说,林总,我已经跟对方在做对接了。只是这两天太忙了,对接不及时而已。

我说,好的,感谢反馈哈!

心里话,如果不是获得他的打赏的话,我是不会去做搭理的。但,拿了他的打赏,如果不做事情的话,我又觉得对不起人家。因此,该怎么做,我就选择了怎么做。

这里,我拿我帮某某展览公司与展览工厂做对接的事情来说吧!

展览公司的老板告诉我,说是这个展台,之前就做过。

客户呢?

也是合作过多年的老客户。

因此,价格这一块,他认为跟去年的价格差不多,也就是两万块钱的样子。

结果呢?

展览工厂的老板报价是两万五。

这下,我就忍不住,直接让他优惠一点。

展览公司的老板呢?

也让他优惠一点。

厂长说,既然你林总开口了,那就两万三吧!

展览公司的老板说,这张单子,我们跟参展商签的价格是两万六。除去展馆的费用还有税费,展览工厂的价格控制在两万,我们是可以平账的。这样子,我给你加一千块钱,厂长你同意吗?这次,你就当作是帮我的忙。

厂长说,不开票的话,两万二吧!

展览公司的老板说,厂长,能不能两万一?实在是老客户,不然的话,我们都不接单了。

厂长说,我们工厂的报价,基本上,是没有多大弹性的。两万二,算是我们的极限了。

展览公司老板说,厂长,我们要开票的,而且都是公对公。因此,不开票,财务方面,我们不好处理。

见他们聊到这个程度,我就知道,该我出场了。

首先,我先给展览公司的老板留言。

我说,老板,目前,你们的心理价格,也就是卡在这一两千之间。你直接给厂长电话,还是我给厂长打电话说一说呢?我觉得,商量商量,还是可以定下来的。

他说,你帮我问问厂长,看看两万三,开专票,也就是六个点的税费,能不能行?说真的,我不太喜欢磨价格。平时,我们跟展览工厂合作,也都是经常合作的展览工厂。因此,也没有讲过价。最多,也就是一个报价,一个还价。然后,就签合同了。

我说,稍等。

就这样子,我就直接给厂长打了一个电话。

我说,厂长,两万二,开专票,可以不?

厂长说,林总,这个价格,我们真的是做不了。再就是,今年的人工费用太贵,而且拿货,也是要现金结款。

我说,那,开专票的话,你这边最低要多少钱?

他说,两万四。

我说,这样子,展览公司那边愿意给两万三。你呢?就两万三接了?通过这次合作,客户满意的话,下一次,我再给你对接一些客户?

他说,既然你都开口了,这个面子,我也得给呀!

我说,好。我去群里面说一下。

他说,行。

就这样子,我就去群里面跟大家说。

我说,开专票,六个点的税费,合同价格两万三,你们签合同吧!

他们看到后,都说好的。

展览公司的老板呢?

还把他的同事拉进群了。

然后,他接着说了一句。

他说,某某某,明天上班后,你跟厂长对接一下合同事宜,还有后续施工图、清单、跟进,等等事宜。

他的同事看到后,就回了一句两个字:好的。

看事情,也搞定了,我也就忙去了。

结果呢?

看到打赏记录有提醒。

打开一看,原来,是展览公司老板给我打赏了256元。

见此,我就抓紧截图联系他。

我说,谢谢老板打赏,祝您天天发大财!

他说,没事。你不用发群里面哈!我平时很少在各种群里面说话,包括我本人也不太会说话,也不太会应酬。少说话,不容易得罪人。

说完,还配上一个笑笑的表情。

我说,放心,打赏记录,我不发群里面。

他就给我回复了一个抱拳的表情。

见此,我就忙别的事情去了。

大概过了5分钟吧!

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给我发了一个红包。

然后,他是这么给我留言的。

他说,林总,感谢你上次给我推荐的展览工厂。基本上,我们可以定下来了。

我说,谢谢老板打赏。

打开红包呢?

发现,有188元。

这下,我就截图,抓紧联系厂长。

厂长说,对,他跟我说了,我已经给他做了安排了。

听厂长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这个事情,算是落实了。

然后呢?

我就去群里面找大家闲聊。

我说,据我了解,某某展会,展览工厂报价这一块,基本上,都是在一万到一万二一个位的样子。

某某展览公司的老板呢?

他是这么回复我的。

他说,我这边,有一个客户,他们自己出的展台设计方案,找了五家展览公司来报价。每一家,报价都不同。

说完,他就把价格列出来给我们看。

第一家,报价是四万九千元。

第二家,报价是五万四千元。

第三家和第四家,报价都是五万八千元。

第五家,报价是五万九千元。

他说,同样的设计方案,同样的材质要求,大家的报价都不相同。

我说,想不到,还真的是什么价格都有人报呀!

他说,可不是嘛!以上这个价格,如果按照展览工厂的报价,起码要去到四万到四万六千元。加上电费管理费还有设计师和业务员的提成。如果还需要挂靠的话,估计展览公司想赚五千块钱一张单子都赚不到。

大家看到这个报价之后,都说太难了。

这不,很多展览工厂的老板看到这个聊天记录之后,都纷纷给我留言。

他们都说,林总,某某展会,有没有单子要发呀?目前,我们厂里面还有档期的。

我说,好的,我帮你们留意一下哈!

就这样子,我就找展览公司的老板打听了一下行情。得知,这个时候,还是有很多的展台都在出展台设计方案当中。稍微好一点,正在跟客户洽谈价格。

也就是说,真正给展览工厂发单的时候,还没到时间。

除此之外呢?

大家都认为,十月份的大展比较多,展览工厂这一块,肯定是供不应求。

实则呢?

不是这样子的。

据我了解,我们本地的展览工厂,大家为什么没有事情可做?

难道,就靠某某展会来赚钱么?

其实,不是的。

说白了,他们的单子,都被外地的展览工厂给抢走了。

你说,这个时候,他们还能怎么办?

除了找我要单之外,剩下,也就是靠发广告咯!

如果不好意思找我要单,也不好意思打广告呢?

就在群里面发牢骚咯!

就如某某展览工厂老板找我说的一样。

他说,林总,某某展会,怎么展览公司和展览工厂这一块,大家都没有多少单子呢?

我说,你们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他说,我们现在也是没事做的状态。

我说,你们目前签了多少合同了?

他说,没签几个,有些还在改图给客户重新报价呢!

我说,猜测是,还早。

他说,难道,很多的展位,都不需要装修了?

我说,大家都说,过几天将会是发单的高峰期。

他说,如果是过几天才发单的话,我们也做不出来呀!毕竟,这个时间,也实在是太紧张了。

我说,你们现在有多少人?

他说,有二十人。

我说,他们是按天拿工资还是按月拿工资呢?

他说,都是有保底的。基本上,最低保底是一万一个月。

我说,储备了这么多人,你不担心亏钱么?

他说,按照往年的经验,我们就得配备这么多人。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现在的我们,竟然是没单子可做的状态。要知道,往年这个时候,我们早就把单子给接满了。

我说,今年不比往年。

他说,好吧!

我说,先等一等,再看一看情况吧!反正这事,你是急不来的。

他说,也是。

这不,到了晚上,看没事做,正好看到公司发的两盒月饼,我就想到一个游戏。

话说,是什么游戏呢?

这个游戏,说白了,也很简单。

首先,我先是在朋友圈里面发了这么一条说说。

我说,今年的中秋节,我不收礼哈!如果你非要送呢?直接给我打赏就好。

你猜,我这条朋友圈发出去之后,有没有人给我打赏了?

答案是,有。

第一个给我打赏的,是卖灯的老板。

金额这一块呢?

他给我打赏了100元。

这下,我就知道,这个游戏,是可以玩的。

然后呢?

我就把我的收款码发到群里面去。

至于文案?

我还是选择这一句话:今年的中秋节,我不收礼哈!如果你非要送呢?直接给我打赏就好。

发完,我就发了一个红包。

你猜,这一次,又有什么收获了?

没错,这一次的收获,直接收到1042元的打赏。当然,这么多的打赏费用,并不是一个人给我打赏的。总共加起来,是有三个人给我打赏的。

至于后面,还有没有?

截止到现在,我没有看到打赏记录。

至于明天睡醒了,会不会看到?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如果有呢?

我明天再告诉给你哈!

今天呢?

咱们就先聊这么多哈!

电子营业执照|粤公网安备44010502002747号|粤ICP备2024183481号|广州林奕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GMT+8, 2024-4-20 08:11 , Processed in 0.873152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