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林奕全

2023081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8-18 09: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久没给大家送礼了。

上一次,媒人婆找我挂靠,挂靠费这一块,我转给老板娘之后,老板娘又通过文章给我打赏回来了。

今天呢?

跟苏姐聊天的时候,得知她现在也在卖我们家乡的土特产。

见此,我就问她。

我说,苏姐,目前你卖的土特产里面,哪款产品销量最好?

她说,油炸花生油、广式腊肠、广式腊肉,这三款产品都很好卖。

我说,这三款产品,我各要三份,包邮到广州给我,费用是多少钱?

她说,收你一个整数,也就是1000元吧!

我说,可以,成交。

她说,收货地址发给我一下。

我说,好的。

就这样子,我就把费用和收货地址发给了她。

她说,明天帮你安排,届时,给你快递单号哈!

我说,辛苦了。

她说,小事一桩。

就这样子,礼物的事情,算是落实了。

至于这些礼物,将会送给谁呢?

当然是送给老板娘啦!

毕竟,我在人家这里办公,费用不但不给,人家还这么关照我。

你说,咱,如果还不会做人的话,是不是也太哪个了?

至于这些礼物,他们吃了,都觉得好吃呢?

那,下一次,我就再多采购一点。反正有苏姐这个货源渠道,日后送礼,倒是不愁了。我现在愁的,就是现在还可以通过什么渠道来赚到钱。

就如卖灯的老板问我一样。

他说,林总,你什么时候过来我们这边考察考察呀?

我说,等这几天,看看能不能赚到路费哈!

他说,好的。

如果他说,路费而已,没事,我包了。说完,就把费用给我打赏过来。那,我立马就可以安排了。

问题是,他没有这么做。

而我呢?

也就只能是等咯!

毕竟,去他那里,对于我来说,还不算很急切。如果有生意了,可以赚到差价了。像这种,就算是他们不赞助我过去,我自己也会掏腰包过去考察的。

接下来,说一个好消息吧!

上海家具展,今天老板娘终于把展台设计方案定稿,并对展览工厂做了选择。

上一次,我不是帮老板娘找了五家展览工厂嘛!其中,有两家报价是两万。今天,老板娘就跟其中的一家做了确认。

因为图纸稍微做了一下修改,但是,价格这一块,对方并没有加价。

如果要开发票呢?

对方也说了,要收6个点的税钱,而且这6个点,也是票面上的价格。也就是说,对方没有在税这一块加价。对于此,我也认为,对方很厚道。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年头,展览工厂老板的报价,也是聪明,你没定的时候,他的报价,也仅仅是报价。

如果定了呢?

他就会主动跟你提开发票关于税点这个费用。

对于这个费用,就拿前面所说的6个点,2万就是1200元的税钱,加起来,就是2.12万了。

你说,这个价格,贵么?

好像不贵。

好像呢?

又偏离我们原先的预算了。

不过,对于今年的展览行情,我们很多朋友也知道,价格这一块,贵个一千两千,或者是三千五千的,也是可以接受的。当然,这个也跟项目本身有关。

有些项目,差价三万五万,也很正常。前提是,这些增加的费用,都在可控范围之内。如果超出了,这个,就比较离谱了。

扯远了,说回老板娘的单子。

因为老板娘把项目定给展览工厂了,所以,对于另外三家展览工厂,我也得告知对方答案,免得下次找人家,人家也就不搭理我了。

关于答案这一块,我是这么跟他们说的。

我说,厂长,不好意思,上次让您报价18平方米这个展台,老板娘已经确认供应商了。对于您这边的报价,再次感谢。如果有机会的话,下次有项目了,我再对接给您哈!

他们看到后,都回复说,好的,你客气了。

忙完老板娘的事情,我就主动找设计总监聊了一会天。

我说,设计总监,你最近在忙什么呀?

他说,忙某某展会的主场设计。

我说,十年前给你做的访谈,你还有印象吗?

他说,没有了。

见此,我就把十年前给他做的访谈稿,都发给了他。

他看完之后,回了一句。

他说,林总,我现在的公司名字,已经更改了。

说完,他就把公司名字发给了我。

然后呢?

他告诉我,说是现在跟别人是合作的状态。要不,也不会有主场项目可做。而且开年来,一直忙到现在。

关于是否适应老家的生活状态?

他说,心里话,回老家十年了,还是很怀念在深圳的时光。只可惜,深圳的生活状态,我已经回不去了。不过,在老家这十年,自我感觉,还是有点不太适应。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这十年,他过得很不容易。

再就是,他也告诉我这么一个情况。

他说,这十年,我已经成为“三高”人群了。

这里,我想问问你,你知道什么是“三高”吗?

三高就是:高血压、高血糖(糖尿病)和高脂血症。

对于设计总监的自嘲,我也能够理解。我记得他当时回老家发展的时候,还经常打球。包括朋友圈里面,也经常晒这种生活状态。

而现在呢?

朋友圈已经很少看到他的更新了。

至于更新的话,内容也不是与运动相关,倒是与人生鸡汤话题有关了。

对于他的转变,我猜测,估计是家庭所累。再有可能,就是自己这些年来,在事业上,确实是做的不怎么好。如果好的话,他也不会是去找人家谈合作了。

当然,我也知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有时候,我们在议论别人的时候。其实,拿镜子照照自己,也会发现,自己有可能过得还不如人家。

你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再去讨论别人,还有意义吗?

没有了嘛!

接下来,说说与工作方面的话题吧!

昨天,我不是主动给大家打电话,让大家找我们租赁摄像头嘛!

结果呢?

10个人里面,只有1个人愿意搭理我。而且搭理我的这个人,还是对方的同事。只不过是,下单这一块,他也没有下。

包括我后面找很多人打听了一下,才发现有很多的朋友,他们这一次,确实是不敢乱来,只能是按照主场的要求,乖乖下单。

通过这件事情,也让我明白,很多的时候,我们想做事,还是得从上往下出文件才行。

如果反过来,从下往上呢?

说真的,到处碰壁,绝对是常态。

对于这种事情,我们该怎么去破解呢?

其实,也很容易,直接去找负责人洽谈,直接让利给他就好。

就如展台押金代缴这门生意一样。

据我了解,有些人,他做这个生意,也是有风控意识的。

如,这个展会,举办的届数,如果没有达到五届,那么,不好意思,我们不接单。

如,你不是我的客户,或者是朋友,甚至是客户或者是朋友给推荐过来的,那么,不好意思,我们也是不接单的。

关于押金代缴收费这一块呢?

市场上,有人收费是3个点,有人收费是6个点,有人收费是7个点。

代缴公司,他们真正的税点是多少呢?

据我了解,一个月,也就是1个点的样子。

也就是说,行业内,主场退还押金的时间,基本上,都是按照3个月来计算的话,那么,也就是占了3个点。

如果我们想赚钱,想分钱给人家呢?

我们可以操作的空间也就是3-4个点。

此时,在客户渠道选择这一块,我们可以切入的,就有两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就是通过主场。

第二个方向,就是一家一家特装搭建公司去问。

这里,我想说说主场的情况。

一般情况下,主场公司想要做主场,是需要给展馆缴纳押金的。关于展馆这一块的收费,基本上,行情是5万一个展馆。如果这个展会开了10个展馆,那么押金就是50万。

至于主办那边的押金呢?

一般情况下,主办是不收的。

如果还是有主办要收费用呢?

那就说明,这家主办,他们可能没有实力,或者是规模还是比较小。

当然,这话,也不绝对。

就如某某主办一样。

他们做得很大,你想做他们的主场?

押金还是要交的。

总之,不同的主办,他们各自的条款也不一样。

再就是,主场收够展馆的押金之后,剩下这笔费用,他们很多时候,都是让这笔钱躺在自己公司的账上。

如果此时,你找他谈合作,直接给他们点数,不给他们缴纳押金呢?

原则上是可以的。

理由是,你给代缴押金之人做了担保了嘛!

就如前面所说,如果我们收6个点,按照3个月的周期来计算,我们的成本是3个点,等于还有3个点的操作空间。

此时,我们是不是可以拿出2个点来给主场呢?

我认为,是可以的,而且主场,也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只给主场1个点呢?

我认为,对方不见得会感兴趣。毕竟,利润太少,风险又大。说白了,就是不划算嘛!

当然,以上,仅仅是我个人的观点,不见得所有人都会认同。

但我认为,无论什么生意都好,只要你的量上去了,就不愁了。

如果量上不去,没有形成规模呢?

那么,不好意思,这个生意,你还真的是不值得去做。做了,说不定,就得赔钱。包括我了解到的,有很多的朋友也是做了之后,发现行不通,不得已,只好叫停了。

聊完展台押金代缴这门生意,我们来聊聊展具租赁这门生意吧!

下午的时候,群里面,很热闹。

高姐呢?

也出来跟大家互动了。

见此,我就主动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我说,高姐,你们最近的情况,可好?

她说,上半年过去了,不是怎么好。

我说,你现在,是在哪里呢?

她说,我现在,主要就是在天津。

我说,生意,还是以北京和天津的市场为主?

她说,是的。

我说,客户这一块呢?是以哪里的居多?

她说,大部分,还是以北京的居多。

我说,前面,你说上半年的生意不是很好,原因分析了吗?

她说,分析了,主要,还是竞争过于激烈导致。

我说,像展具租赁这一块,你目前的玩法,还是和之前一样,到布展现场去巡馆去问客户?

她说,这种,是传统的做法。随着各个展馆以及主场对这一块的管理做了加强之后,我们的生存空间也是越来越小了。

我说,那,你应该怎么去操作呢?

她说,我现在,都是找主场洽谈。基本上,就根据展会的规模,给他们一个低价。然后,他们想赚多少钱,他们自己就往上添加。到时候,下单了,我们就安排配送。

我说,这种方式操作下来,利润如何?

她说,利润虽然很薄,但,量多,我们也觉得划算。

我说,像这种,对方会不会要求你们给他们回扣或者是返点什么的?

她说,因为我们已经给对方最低价了,所以,就不存在回扣和返点了。

我说,他们会不会在你们的报价基础上,加价50%以上呢?

她说,据我了解,他们基本上,都是加价一半以上。

我说,看来,还是他们会赚钱。

她说,是啊!

我说,除了以上这种,还有没有别的做法?

她说,有。就是对方会给我们名单,让我们自己去联系客户。像这种情况,就存在返点问题了。

我说,像这种返点,最高可以达到多少?

她说,最高可以达到30%左右。

我说,最小呢?

她说,10%也有。

我说,看来,很多的东西,还是要靠去找他们做洽谈呀!

她说,对的。

我说,不过,通过这种做法,你再去做这些事情,是不是就觉得,底气十足?不像原来巡馆一样,担惊受怕?

她说,你说得,很对。再就是,年轻的时候,人家骂几句,也无所谓。现在岁数大了,有时候,被人家骂几句,心里,还是很难受的。好在,现在,已经换了模式去合作。要不啊,还是像之前一样,我也是没有任何信心的。

我说,对于你的观点,我也是深有感触。

为什么我说我也是深有感触呢?

年初的时候,我不是经常去展馆嘛!

到了中午,我就从外面拿饭进去给我们的同事吃。

你也知道,现在展馆里面,是不给外面的盒饭进去的。

而我呢?

都是偷偷带进去。

我记得有一次,就被保安刁难了,他还要过来抢我的证件,说是要没收。搞得我,也是很没面子。到了后面,我就不在做这种事情了。

然后呢?

就统一在展馆里面订餐吃。

一来,也不用外出去拿饭。

二来,也不用再次担惊受怕。

总之,有些东西,还是需要体验过之后,才知道这里面的不容易,以及面子问题。

跟高姐聊完,我注意到,群里面的曹总想找越南的展览工厂。他注意到,李总在那边有做单。就想着,让对方给推荐一下展览工厂资源。

而李总的意思呢?

就是单子,你可以发给我,我来给你报价。意思是,你把这个项目转包给我,我来帮你做。至于越南展览工厂的资源,他不会公布出来的。

曹总看到后,就觉得很不爽。

他说,我在越南那边,也有展览工厂的资源。只是他们今年的报价,实在是太高了。因此,我才想更换一家试一试。

马总看到后,回了一句。

他说,人家好不容易开发出来的资源,不给你做推荐,也很正常。

曹总说,确实是,是我唐突了,是我欠考虑了,确实是不好意思。

我连忙说,没事,大家都会理解的。

这里,我为什么要拿这个事情出来说?

说白了,也就是想讲讲这个道理。

对于国内的展览工厂资源?

免费介绍给你,无所谓。

国外呢?

那就不好意思了。

只是我们很多朋友呢?

他不了解内幕,总认为,人家欠他的,不说给他,就是对方的不对。

我就想问问你,对方有什么不对?凭什么对方就要帮你?

接下来,说说俊哥这边。

我正在写日记的时候,就收到他的留言。

他说,林总,我这边,有一个单子,想找展览工厂,你这边,方便帮我找一找吗?

我说,是什么展?图纸有没有?价格有没有?

他说,就是下个月月初的展会,图纸已经出来了,面积是27平方米,价格想控制在2.5万。

说完,他就把图纸发给了我。

看完,我就问他。

我说,跟客户签合同了吗?

他说,还没。

我说,材质有什么要求?

他说,做贴纸吧!有画面的地方,就做成灯箱。地面这一块,要做地台。

我说,你的意思就是,先询价呗?

他说,是的。

我说,心里话,这个价格,很难找到合适的展览工厂。

他说,没事,你想帮我问问嘛!

我说,好的。

就这样子,我就在群里面帮他问了问。

你猜,有没有人感兴趣?

有一个。

当他知道布展时间之后,就回了一句。

他说,不好意思,我看错时间了。这个时间,跟某某展会撞期了。某某展会,我们接了很多,这个我们就不考虑了,希望理解一下。

我们看完,都说,理解的。

后面呢?

没有任何动静了。

看来,九月份,又是展会旺季。

而大家呢?

又不缺单做了。

只是我的价值呢?

到现在,还是没有体现出来。

我记得今年四五月份的时候,每天来,都有忙不完的事情,都有钱进账。这种状态,是真的好。只是,也就是两个月是这样子而已。

现在呢?

还没有看到。

就是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里面,能不能再创奇迹呢?

只能说,看看咯!

对了,有一件事情,我忘记说了。

事情,是这样子的。

某展览公司老板邓总告诉我这么一个情况。

他说,林总,我发现,今年展览工厂的价格涨是涨了,但,各种杂七杂八的费用,对方在报价里面,并没有包含。你说,这算不算是变相在涨价?

我说,杂七杂八的费用?

他说,像摄像头租赁费用、三件套费用、电箱开箱费用,等等。这些,展览工厂老板都说,必须是我们交。我就纳闷了,你报价的时候,怎么没含在里面呢?为什么等我退掉其它展览工厂之后,你再来跟我说这事呢?

我说,这些,好像费用也没有多少钱吧?

他说,是,是费用没有多少钱。但,这里几百那里几百,加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呀!

我说,也是。

他说,如果我们是大项目,倒还好。关键是,小项目,本来就没有赚几个钱。现在,又要支出这些杂七杂八的开支,我认为,他们的心,不是一般地黑,是太黑了。说白了,就不像做生意之人。

我说,这一块,我就不好说了。我只知道,低于市场价格的背后,对方肯定会在其它地方把价格给加进来。这样一算,本来你以为捡漏了,以为展览工厂老板吃亏了,其实,真正吃亏,还是你自己。

他说,是啊!我现在,最怕的,就是这种人。

我说,你这个问题,让我想起前段时间见到的肖总。

肖总说,我找的展览工厂,老板看我太好说话了,后面,本来是该他去缴纳的费用,他就让我来承担了。本来,我看他做的东西还行,就想着,下次还找他。现在,经他这么一搞之后,我觉得,再次合作,就没有必要了。

我说,也是。

他说,就是啊!他把我当傻瓜,把我当肥猪来宰,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呀!

说完肖总,让我想起牟厂长。

牟厂长说,这年头,我也不知道展览公司的老板是怎么想的,你想扣钱,你直接就扣嘛!还给我找莫须有的理由,有必要吗?

如果仅仅是听牟厂长之言,我相信你,很难去评判谁对谁错。

如果你结合肖总的观点呢?

你就知道,有可能,我指的是有可能,牟厂长应该是报价过高,对方发单之时,被迫压力,也就发单给了他。现在单子做完,对方就选择耍赖,就开始选择秋后算账。完全没有想着,二次合作,或者是再次合作这个问题了。

对于他们的想法呢?

我也表示理解。

毕竟,当一个东西,它偏离原先的轨道之后,我们很多人,一时间,确实是很难适应。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之后呢?

这回,回归正轨了。大家,也就慢慢适应,也就不在抱怨了。然后,就开始按部就班,踏踏实实做起事情来。

最后,说一个很沉重的话题。

事情,是这样子的。

上半年,很多的主办方都表示,自己组织举办的展会,人气这一块,确实是很旺。

但,参展商的成交情况呢?

很不乐观。

对于下半年的展会情况呢?

有很多人都表示,说招展这一块,真的是很难很难。搞不好,展会不是延期了,是直接办不下去了。特别是招人这一块,比之前更加难招了。

对于这些问题,我也找了很多的朋友了解过。

他们也表示,说是招人这一块,确实是难招。

如果招聘新人呢?

好招是好招。

问题是,带不来效益呀!

如果想招聘有经验的人才呢?

工资达不到他们的预期,他们也不愿意来。

他们都不得不感慨说,下半年,真的是难难难呀!

电子营业执照|粤公网安备44010502002747号|粤ICP备2024183481号|广州林奕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GMT+8, 2024-4-22 07:17 , Processed in 0.857846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